发布:2011-11-15 原作:鬼泣 作者:Ivory Tears, <a href="https://www.fanfiction.net/s/7243416/" class="linklive" rel="external" target="_blank">What Lies Beneath</a> 译者:fiammanda 人物:但丁×维吉尔 分级:G 说明:题目来自<a href="http://music.163.com/#/song?id=3952876" class="underline" rel="external" target="_blank">Breaking Benjamin</a>。——作者注 字数:0.9 K 阅览:<span id="busuanzi_value_page_pv"></span> ## 暗涌 但丁坐在一个废弃仓库的屋顶上,仰头看着巨大的满月。 他想起了维吉尔。 每个满月都是如此。 他轻哼一声摇了摇头,然后优雅地落地,红色的风衣在身后猎猎作响。他忽然隐隐感到有些不对——他转过身,他的宿敌站在面前。 “当你提到恶魔的名字。”但丁嗤笑道。 维吉尔露出一个讽刺的笑容:“他便会出现。伤春悲秋想起我了,弟弟?” 但丁翻了个白眼:“你做梦。” 他从身后拔出了叛逆,而维吉尔啧了一声:“真是心急。” “少废话。”但丁弯起嘴角,剑指对方。 维吉尔也抽出阎魔,他的眼神宛如寒冰:“那就开始吧。” 数年的战斗让兄弟之间发明了一个无声的信号。他们同时向对方猛冲过去。 在几分钟里,他们俩把自己的所有武器都向对方招呼了一遍。维吉尔避开攻击一挑阎魔。但丁格挡了这一击之后,用他挚爱的手枪回赠了一整个弹匣的子弹。维吉尔直接劈回了所有的子弹,而但丁避开了剑气风暴,唤出了无尽剑路西法攻向对方。 这战斗似乎持续了好几个钟头。最后他们的刀剑相架,眼里是沸腾的恨意。 维吉尔的笑容有些疯狂:“好像是平局,我亲爱的弟弟。” 但丁要紧了牙:“操,别说废话。” 维吉尔招出了幻影剑,而但丁即时后撤。 “要是母亲听到你说脏话会怎么想?” 但丁耸了耸肩:“觉得你该治治?” 维吉尔轻笑出声,可声音里并无笑意。他的语气冷若冰霜:“哦,这就是我亲爱的双生兄弟的全部智力了。省省你的小聪明吧。” 他攻向但丁。但丁跳了两次,长剑堪堪从维吉尔面前划过。他飞出一脚从维吉尔手中踢开了阎魔,然后一个后空翻将叛逆收回背后。他从枪套里拔出黑檀木和白象牙,瞄准了维吉尔的脸。 维吉尔露出了一个嘲讽的笑容:“好极了,但丁。如果你要杀了我,至少用上你的剑,而不是这些毫不光荣的丢人东西。” 但丁低哼一声:“光荣?你懂个鬼的光荣?!”他收回双枪,“我不会杀了你的,阿维。如今你也该明白这一点了。我们只剩彼此。” “可悲。”他的双生兄弟啐道。 “行啊,我受够这些废话了。我回家了。”但丁从维吉尔身边擦肩走过。 维吉尔去拾起阎魔,回刀入鞘。 “但丁……” 但丁停下脚步看着他的兄长——他们正如阴阳两极。 “你知道在哪里可以找到我,维吉尔。你一直知道。我是那个被你抛下的。” 但丁转过身,走进黑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