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布:2017-01-10 原作:薄樱鬼 作者:「士魂蒼穹~想片録~残った者」 译者:Midori&呼呼 人物:原田左之助&不知火匡 分级:G 说明:选自剧场版官方小说第三章。 字数:10.6 K 阅览:<span id="busuanzi_value_page_pv"></span> ## 士魂苍穹-想片录-留下的人 ### 其之二 “新选组十番队队长,原田左之助造访!自己觉得有本事的人出来当我的对手!” --- 原田左之助,深夜向着千住的关口朗声报上自己的姓名。 他之所以独身一人出现在这关口,是为了让雪村千鹤能在不被这里的官吏发现的情况下安全脱身。 为了吸引他们的注意,必须尽可能的将那些人引诱过来。 “居然是新选组!?” “砍了他!砍了他!!” 一如原田的计划,许多敌兵中了他的挑衅。 新政府军的士兵们并非用枪,而是拔出刀来靠近他。不是枪的话就可以争取到更多的时间。原田暗笑,挥起了长枪。 他的周围已经聚集起了无数的士兵,如此巨大的骚乱之下千鹤肯定能逃掉的吧……接下来要考虑的是,我该如何从这里脱身……就在原田这样想着的时候。 砰——! 深夜中响起的枪声,让包围住原田的士兵们停止了动作。 “你们啊,先退到那边去!” 如此说着靠近原田的是,自称为鬼众中的一人,不知火匡。 “就是这家伙?顶着什么新选组的名头?” “是的!就是这个男人!” “很—好。那么,就把他交给长州藩吧。会同意的吧,你们?” 不知火对关口的士兵们如此说道,然后趁他们不注意时向原田使了个眼色。 --- 好像是被不知火带走一样,原田离开了千住的关口。 他搞不懂对方的意图,就那样跟随在不知火的身后。 溜进路旁的小道能不能逃走呢,原田这样寻思着左右观察,就在此时走在他前方的不知火开口说道。 “喂,逃跑的话可不行啊。我可没有恶意,再稍微陪我一会吧。刚刚在千住的关口我可是帮了你啊。” 虽然不知道他到底想要做什么,但好像是骑虎难下了。 千鹤应该已经安全的离开了关口,之后感觉就只能顺其自然了。 “知——道了啊。” “哼……还真近啊,来这边。” 不知火这么说着,走到了原田的前边。 --- 在千住驿站尽头稍近的地方,有一处略显空旷的场所。这里似乎就是不知火的目的地。 只有月光洋洋洒洒地照耀下来。 “是想要在这里打吗?” 原田挥舞了下手上的长枪,枪尖直指不知火。 不知火看着他的动作,笑了一下。然后他拔出了腰间的手枪。 “你的斗志满满嘛。刚才闹得还不够吗?不过这一点我倒是不讨厌啊!” 不知火将枪口对准原田。就在这个瞬间原田重新刺出了枪。 枪尖逼近到了不知火的眼前。 他侧侧头轻松躲过,毫不犹豫地扣下扳机。 枪声骤然响起,但枪口所指之处却早已不见了原田的身影。 而原田则弯下身体,伸腿扫向不知火的下盘。 连屈膝蓄力的动作都看不到,不知火就已跳到了空中,避开了原田的攻击。 原田抬眼望去,只见不知火在空中似乎是转了一圈,就在他的双脚即将落到原田的眼前之时。 原田在地上侧滚了一圈,躲开他后收回长枪牵制住了对方。 趁着这个空隙原田站起身,但不到一瞬就又立刻趴下。 仿佛早已预料到一般,不知火用食指转着枪,吹了声口哨。 “哟~果然啊,你超有趣的原田!” 果然,用普通的方法不行啊,原田默不作声这样想到。 不知火这个男人,和他以前战斗过的对手都完全不一样。 普通人在受到长枪的攻击时,首先会想要去阻止它。 而在对方想要阻止长枪的动作时,就可以利用另一侧的枪柄部分反转过来进行攻击,这样往往会让大部分人措手不及。 就算他反应了过来,在枪尖与枪柄不断变换的交错攻击中,也不会注意到原田本人的接近。这时原田就会利用他庞大的体格进行层出不断的冲撞攻击,来横扫对手。 这种原田得意的战法,在不知火身上却完全行不通。 他根本不阻止长枪的攻击,而是轻而易举地将其化解引开。这对原田来说相当棘手。 而且对方还带着手枪。为了躲避,不能长时间停留在一个地方,必须要不时地变换位置。 真是旗鼓相当——不,自己这边的情况更加糟糕吗。 作为战士的原田,冷静地评估着自己与对方的力量。 他已经基本使出了全力,但不知火却还像在玩耍一样轻松自如。 这就是,拥有鬼之力的家伙吗。 或许这就是报应了,原田如此想到。 不过,这样一来千鹤就能够去到那个人的身边。她能成功地从关口脱身——只要这样便好,原田轻易地接受了现状。 这么一想好像立刻就轻松了不少。这就是所谓的挫败感吧。 原田的姿势里不再带有任何力量,自然放松的动作下却也没有一丝破绽。 他做好了死的觉悟,要和不知火玉石俱焚——这种想法,静静地在他的心里蔓延。 不知火看着他,缓缓地将手中的枪插回腰间。 “别那么认真啊。玩耍已经结束了。” “……什么意思?” 仍保持着将长枪握在腰间的姿势,原田向不知火问道。 “所以说啊,刚才只是玩玩而已。就此分别吧。” 随即不知火又有点焦躁地开口说道。 “话说,那个啊。谢谢你们把雪村千鹤带出来帮她逃走。所以我才会…” “什么意思……你想对千鹤做什么?” 原田的语气加重了。 “冷静冷静。非要说的话我们应该算是你们的同伴。不用担心那个穿过关口的女鬼,我们的大将应该已经追过去了。” “大将是指…风间吗?!” “喂喂,别这么瞪着我啊。风间可不会对同伴出手,更何况对方还是一族首领的血脉,他会尊重对方的想法的。” 原田对不知火的话有些困惑。 “一族首领的血脉……?这是怎么一回事?” “你们也知道那个小泵娘是鬼之一族的事情吧?” “啊啊……” 不知火无奈地叹了口气,双手叉腰开始进行说明。 “雪村这个名字啊,是东北最为庞大而又古老的鬼之一族。然而,听说他们在几十年前被人类攻击几乎全灭。那家伙或许就是那一族首领残存下来的血脉。” “等一下……千鹤的父亲是纲道先生。所以说纲道先生他也是鬼之一族,而且还是那一族的首领?” “不是那样的。根据我们的判断,雪村父女并不是真正的亲生父女。那个女鬼身上有着担任首领的天分,但纲道却完全没有。现在这些事情,正由天雾家主在进行调查。” 原田对不知火突然告知他的这些信息有些迷茫。 “嘛,就是这样的。与其说我们在盯着她倒不如说我们是在对她进行保护……也就是说,和你一样。虽然雪村本人还没有察觉到她的血脉,但看到自己出生的故乡后应该就会清楚了吧……不过之前不知道她发生了什么,好像失魂落魄的。就那样把她带过去也行,但不知道看到故乡后又会出现什么变故。就在这时,你把恢复了精神的她带给了我们。” “也就是说……风间要把千鹤带去她的故乡?但是,千鹤她根本不可能想去那里!” “我知道。她一直是跟着你们新选组的吧?风间大将也是知道这些的。他会尊重对方的意愿,看完故乡之后就会把她安全的送回来的。” 如果不知火说的是真的,风间会将千鹤带回新选组。 但是,是不是真的呢。掳走千鹤的罪魁祸首明明也是他们。 “刚才的话,我不能那么轻易的相信。” “嘛,说的也是啊。毕竟耗尽她的力气将她掳走的也是我们。” 不知火笑着回答道。 “不过那个时候,我们还以为你们是来抓捕我们的同伴的。现在好好想想,她本人也说过是因为想和你们在一起所以才会在一起的啊。嘛,如果那时就弄明白我们也不会这么费力了。鬼的同伴之间也是有仁义存在的。我们希望她能尽早的,取回属于鬼的记忆,拥有身为鬼的自觉。在那之后再由她自己决定是跟我们鬼在一起,还是想要和你们在一起。只能说希望你相信我了啊。” 说到这一步,感觉不知火的话里似乎没有谎言了。 到现在为止已经和不少男人有过性命交流的原田,多多少少也能够明白对方的话是真是假。 原田终于将指向不知火的长枪收回,枪柄立于地面之上。 不知火看到原田解除了警戒,仿佛在说“终于啊”一样苦笑了起来。 “……不过,你这样做可以吗?萨摩和长州是你们的同伴吧?” “啊——这个啊。我已经没有把长州当做同伴的理由了,风间和天雾也差不多已和萨摩断绝关系。我和那些家伙已经没有关系了。他们想要和使用罗刹的家伙结伙也没办法啊。” 罗刹,说起这个词原田想到了一件事。 自称为鬼的他们在攻击新选组的驻地时,同样也对罗刹表现出了极大的敌意。 “现在被称作新政府军的土佐藩开始使用罗刹了。看来他们都雇用了纲道。萨摩和长州都对此视而不见。” “是吗……那个罗刹是纲道先生做的啊。” 原田从不知火那里,听到了不得了的消息。 “我说,不知火。那个土佐藩的罗刹在哪里?” “你知道了又待如何?” “当然是要结果掉它们。那种东西要是在战争中使用的话就完了啊。” 听着原田掷地有声的话语,不知火满意地点头。 “欸……原田,果然你是个超有趣的家伙啊。” “所以,罗刹队在哪边?” “别急。我们这边也还在搜寻。纲道不知道用了什么方法把他们藏匿了起来,现在连尾巴都抓不到。不过,那些家伙总会有不得不出来的时候。” 原田对不知火的话有些感兴趣。 “不得不出来的理由……是什么?” “……血。你了解过罗刹的话就会明白的吧。血对罗刹来说是必要的。而且还是为了维持那么多数量的罗刹所需的血…他们为了得到这个,势必会在某处引起战争。” 听着不知火的话,原田的脸色渐渐变了。 “难道是……上野的彰义队?” 感觉到了原田周身气场的改变,不知火决定还是将自己知道的真相全部告诉他为好。 “……那样的话,一切就都说得通了。我听说的是在中午进行总进攻后,为了以儆效尤,要把死掉的家伙们曝尸荒野。这样的话我们对上野出手也没用了啊。” 不知火的话远超出原田的想象。 “……彰义队的武装行动,已经阻止不了了。这样一来就会跟刚刚说的完全一致。” “是啊,一定会变成那样的。” “虽然很后悔不能阻止彰义队……罗刹来了的话,我会好好地收拾它们。” “你啊,打算一个人做?” “啊啊。知道罗刹这件事的同伴,他们都去往东北了。现在叫他们回来也不太可能。” “是吗……我说,原田。你可是弱小的人类,当心不要死掉啊。” “……不知火。你其实是个不错的家伙。” “哈啊?明明是个人类在说什么呢?” “彰义队的情报,这份恩情我记下了。不过,总有一天会还给你的。” “好啊,要在死之前还给我啊。……那么,就在此别过吧。不要再弄出今天这样的麻烦了。” “我知道了。告辞。” 两人之间吹来了一阵风。在风消失之时,不知火的身影也早已消失无踪。 第二天,原田开始对彰义队进行监视。 ### 其之三 五月十五日,这一天从清晨伊始就下起了雨。 在能见度很低的视野中,新政府军开始了对坚守在上野的彰义队的进攻。 彰义队,约四千人。 新政府军,约一万人。 光看人数的话,新政府军有着压倒性的优势。但彰义队守住了上野山中的一处要塞,成功迎击了他们。 或许是地利的缘故,双方一开始战得势均力敌,但最终新政府军的指挥者大村益次郎投入了大炮。 那是佐贺藩所拥有的阿姆斯特朗炮。 这种炮在当时,能够射到任何藩所拥有的大炮都射不到的超长距离,而且连射速度也快。这种大炮一投入使用就使得形势立刻发生了逆转。 --- 这场新政府军与彰义队的战争,稍远的地方有一个男人在无比不甘心地注视着。 他就是原田左之助。 他不知道有多少次想要上前与新政府军战斗,但为了满足能够引诱罗刹队现身的条件,他狠下心来一直看到战争的结束。 --- 日落之后,白天战死的那些彰义队成员的遗体,就那样被放置在了原地。 原田踏进了上野的山里。 目之所及,尽是令人唏嘘的惨状。 就在这时,原田的背后传来了声音。 “哟,原田。你真的来了啊。” 自黑暗中现出身形的是不知火。 不知火走到原田身旁,和他一样环顾了四周后皱起眉头。 “真是太过分了啊。只是赢了战争的话,完全没必要做到这个地步。” “……你来做什么?” “不要这么带有敌意嘛,只是有点在意所以过来看看。虽然我讨厌罗刹,但现在还没有完全和长州断绝关系。我目前姑且是打算两不相帮。” “这样吗……那你自便。” 不知火蹲下,把背着的东西放了下来。他把手伸进去,随即自里面发出了金属撞击的清脆响声。 “那是什么?” 面对原田的疑问,不知火举起手来展示给他看。 指间夹着的是光泽厚重的子弹。 “这些是银弹。你们应该也对罗刹用过吧,这可是他们的弱点之一。” 原田想起了冲田总司被那个东西击倒的场景。 “啊啊,我知道。不过,只是让他们的伤口无法愈合,顶多算是一种毒药的程度而已吧。看上去根本杀不了罗刹。” “不不。把这个打进他们的脑袋或是心脏的话,跟削掉脑袋和刺穿心脏可是一样的效果哦?” 不知火一边解释一边将银弹装填进枪中。 “……你真的只是来看看而已?” “嘛,怎么说呢。在被火星燎伤之前,我打算先扑熄它。” “呵……在被燎伤之前你主动出击的干劲不是满满的嘛。” “嘿嘿,这点就要保密了。话说你用什么战斗?” “我一直是这个。” 这么说着原田掏出了得意的长枪。 --- 两人说是在准备,却一点紧张感也没有。 不知火在装填枪弹,而原田只是为了以防万一检查了下枪尖。 弄完之后,只要根据不知火之前所说的情报,等待罗刹到来就好了。 “……不知火,之前我就想问你了。” “可以哦,说吧。” “你们鬼到底是什么?还有之前你说过风间会保护千鹤……你们对于素不相识的同伴也会如此重视吗?” 不知火思索了一会,小声念叨了句“算了告诉你也无妨”,有些沉重地开了口。 --- 我们鬼之一族,从很久以前开始只是因为鬼的身份,就被人类厌恶,迫害或是利用。明明从外表看来我们与人类别无二致。 所以以前的鬼族,都会重视同伴。 而这一条渐渐成为了鬼族的规定。 同伴之间要相互帮助,坦诚无欺,信守诺言……这样。 别看风间那样,他也是西边最大一族的首领。 我觉得他是因为知道了雪村千鹤身上有鬼的血脉,出于身为首领的立场才出手帮她的。 而且,那个女鬼直到最近为止都是作为人类被养大的吧? 我们鬼中偶尔也会有那样的家伙存在。 出生在人和鬼之间的地方,在人类社会长大的家伙。 如果鬼的力量十分薄弱,那么就不会作为鬼觉醒。他们就可以那样以人类的身份一直生活下去。 但一旦鬼的力量增强的话,会怎么样? 出色的身体能力和丰富的才能,还有自己无法控制的治愈力……要将它们完全隐藏起来在人群中生活,可是一件相当困难的事。 鬼之一族,就是为那些既不是人类,又无法与人类相处的家伙提供的容身之所。 就是因为这样。那个小姑娘第一次作为鬼觉醒,如果无法控制自己力量的话,在鬼之里也许会更好,风间应该就是这样想的。 --- 原田沉默地听着不知火讲述。 在他说完之后,原田开了口。 --- 我好像终于明白了,你们重视自己族人的那种心情。 或许,这就和我对新选组同伴们的感情是一样的吧。 最初我是把千鹤当做寄存品一样的存在,所以对她多加留心保护……而渐渐地她融入到了我们之中,那时我就把她当做是同伴来保护了吧。 然后在与千鹤一同生活的过程中,她让我想起了重要的事情。 所谓男人,就是要为了女子和孩童这些弱小的家伙,为了自己重要的东西而战斗啊。 --- 千鹤在我们这群粗鲁的男人之中,唯独将寻找自己的父亲这件事拜托我们,并且为此一直努力着。 然后她不知不觉就变成了为我们而拼命努力……啊啊,我也觉得必须要去努力守护千鹤,不这样不行。 结果实际上,比我们更加关心守护着她,为了让她能够在新选组中呆下去而费尽心思,有这样一个人的存在。 这一次,千鹤和那个人相散两地,她第一次注意到了对自己来说那个人是多么的重要吧。 所以这次,千鹤应该会希望自己能成为那人的助力。 也正因为如此,即便她知道前路艰险,不管路上有多少绊脚石,她都要追上那个人。 我正是明白了她的这份觉悟,才会让她去到那个人的身边。 想让她去到真正在保护她,真正在好好珍惜她的那个人的身边啊。 刚才听你说了鬼的故事……不过我认为是人也好是鬼也罢。 只要能和喜欢的人在一起,没有比这更开心的事情了吧。 障碍重重,但此力足以跨越。 --- “什么嘛……那个小姑娘有心上人了啊。看来风间也抽到了下下签。” 不知火苦笑了下。 --- 原田。你的想法也相当有趣啊。 唯爱论什么的,那种我倒是不讨厌。 ……不过啊,我们的大将可是相当认真。 认真地,想要把她带回鬼之里。 虽说也会因为鬼的仁义,从而将她带到她想去的地方吧……。 但在去那里之前,必然会让她看下雪村之里,让她想起自己是雪村一族的幸存者,然后再向她说明她作为一族仅存的幸存者,作为女鬼的身份。 --- 话说回来啊,风间这么认真是有理由的。 女鬼的数目很稀少。 不知道是什么原因,但生下来的大都是男鬼。 所以说啊,我们才会很重视女鬼。 由女方来选择与其结成夫妇的对象,这种事情很多。 不这么做的话,用尽一切方法让女鬼成为妻子的混蛋就会越来越多。 正因为这样,女鬼对于鬼之里来说是必要的……不过也不能强迫她们。 到了目的地后,只能让她自己考虑在哪一边会比较幸福了。 之后,一切就要取决于那个小姑娘了……。 --- “这不是肯定的嘛。她一定会选我们的土方先生啊。” 原田笑着立即回答道。 “在我看来风间也几乎不可能……不过了解一下后他也是个有点不错的家伙。只能寄希望于那个有点了啊。” 不知火苦笑着如此回应。 然后原田便不再作声。不知火为何会如此轻易地向他说起鬼的秘密,他在思考的是这个。 --- 最初察觉到的是不知火。 上野山中的气氛凛然一变。 晚了一些,原田随即似乎也察觉到了。 “嗯……好像是来了啊。” 原田点头应了一声,紧紧握住手中的长枪。 紧接着,在原田和不知火走过的道路上,一个男人的身影浮现了出来。 “哟。我就知道你会来这里,纲道。” 不知火话音刚落,那个影子就缓慢地靠近过来,最终化成了人形——雪村纲道的样子。 “这不是原田君和不知火大人吗。真是少见的组合呢。” 并不惊讶于两人的身份,纲道用一如往常的淡淡的语气说道。 “话说回来……感谢您之前帮我处理了逃走的罗刹。多亏了您,我们这边可是省了不少功夫。” “那不是我,是天雾的家主做的。话说啊,你这混蛋居然将长州都卷了进去。你擅自制作罗刹的行为已是不可饶恕,又在人类的战争中,特别是把长州牵扯进去,这一点尤其不能原谅。” “……唔嗯,您在说什么啊。我倒是没有将他们牵扯进去过的印象。” “你装什么傻!参加今天战役的人里,不是有长州的家伙吗!” 听到这话纲道掩住了自己的嘴角,呵呵呵地笑了起来。 “所以说,我都说了我没有将他们牵扯进去过啊。要说为什么的话,先提出想要协助我进行实验的,可是长州藩哦。” “你说什么……!?” “江户城也陷落了,德川庆喜十分谨慎。不知道新政府军的势力是否会停滞不前。不过这些也都只是日本国内的问题。收拾掉德川残党之后,还必须要和更为强大的敌人对峙。” 纲道伸出手,扳着指头数了起来。 “英国、法国、德国、美国……,然后还有拥有世界最大领土的俄罗斯。拥有压倒性的军事力量和工业力量的那些西方国家,正虎视眈眈盯着我国。” “啊啊,对了。那家伙……高杉他去上海的时候,西洋人对待清朝的那些家伙简直就像对狗一样。他说不久的将来,日本绝对也会成为这样。他还说为了阻止这种情况的发生,必须要让这个国家强大起来。” “……这样的话,长州各位大人的想法您就能理解了吧。为了能建出与西洋列强平起平坐的大国,需要资金和技术力量,以及强大的军队。” 纲道叹了一口气,再次开始讲述。 “但是这个国家里的武器,只是由其他各国购得……也就是说是量产品中的残次货。他们自己肯定还有最新的,威力更加强大的武器吧。我国与西洋列强相比,在武器方面可以说是已经落后了一大截。这个差距的鸿沟不是轻易就能填平的。在这乱世,为了保持日本的独立,就必须要培养强大的士兵,成为最强的军事国家,除此之外别无他法。” “所以说,你才进行了罗刹的实验?” “正是这样。罗刹不会惧怕死亡,只是被贯穿心脏的话也不会死去。不论发生什么都不会退缩,这样就能建成最强的军队了啊!” “……开什么玩笑!!” 纲道越说越得意忘形,不知火忍不住宫发了。 “确实那家伙,是想要建成新的……不会输给任何国家的强国,一直都把这一点挂在嘴边。但是啊,那家伙他……就算吐着血也要站在战场上,强行拖着病怏怏的身体——直到他吐出血块倒下为止,那家伙都是人类啊!弱小又没有力量,很快就会死去……,但他一直保持的是我最讨厌最讨厌、厌恶的不得了的那种生物的姿态啊!” 不知火的声音轻轻颤抖着。 明明上一秒还将人类说成是微不足道的存在,下一秒立刻就会为了死去的人大发雷霆。 “……那样的他,怎么可能会期待这种最差劲的战斗方法!” “果然您还是没有理解吗。那就没办法了。” 纲道打了个响指,对不知何处冒出来的大群罗刹命令道。 “去吧,罗刹们。尽情地去吸那边的家伙们的血吧。” “可恶你这混蛋——!!” 随着纲道的话语,罗刹一行将不知火和原田包围起来。然后它们就像是盯上猎物的野兽一般,发动了袭击。 “……别想得逞!” 就在这个瞬间,原田站到了不知火身后,与他背靠背相抵。他挥舞着长枪打飞了眼前的罗刹。 “原田——!” “背后就交给你了,不知火。听你们啰啰嗦嗦扯了那么久,我的火气可是有点压不住了啊。还有,不是所有长州的人都赞成这种做法,知道了这一点我很高兴。” 原田紧紧盯着眼前的罗刹群,继续对不知火说道。 “我说啊……男人的话,只有对强者表示敬意才是理所当然的吧?如果连这种伪物都阻止不了,怎么算是个男人!” 原田的枪发出强烈的破风声,撕裂了逼近到眼前的罗刹。 鲜血溅起,同时罗刹发出了临死前的悲鸣。 原田将浑身的气力注入攻击中,将罗刹的头、手臂、双腿一一割裂。 “明明是个人类,说的话却如此狂妄!你倒是让我想起了死去的好友啊!” 这么说着不知火的枪口发出了火光,准备射杀罗刹们。 但是,就在这时——。 “唔……!” 发生了一件令人不快的事。 未曾受伤的罗刹为了寻求血液,开始袭向倒下的同伴。 “搞什么啊……!这些家伙,居然在吃同类……新选组中的罗刹,至少还存有一点理性……” 原田也不由得皱起了眉头。它们,曾经应该也是人类。 但现在,它们却像是没有意志力的恶鬼一般,袭向自己的同伴们吸食血肉。 无法闭上眼睛,凄惨的光景在眼前蔓延。 然后,做出这些生物的罪魁祸首就是——。 “……唔,让它们忍得太久了么……还是一些不良品啊。” 眼前的是在温和地微笑着的雪村纲道。 “纲道先生……你为什么要做这种事……?千鹤她不会想要看到你这样的!” 原田怒视着纲道质问道。 “日本正受到外敌的觊觎,这是为了国家而为。所以我才会制作出这个。对于新政府来说,这一力量是必要的……到那个时候,一直在暗处被欺辱的鬼之一族中的雪村家肯定也会被人类政府认可。只要这个罗刹能取得胜利,只要我能成为控制着它们的存在。这样一来,那个时候千鹤也肯定就会明白了。” 纲道的语气中满是欣喜。 “喂,纲道……你忘了鬼之一族的规定吗?” “人类正创造出新的时代,我们必须也要有所变通啊。” 不知火的意思已经无法传递给纲道了。 “呐,纲道先生……这些家伙,原本也是人类的吧?他们也是有家人,有友人,有爱人的吧……?明明这样……” 然后纲道,用好像是在廊下喝茶的语气一样,笑着回答道。 “……那种东西,根本就不值一提。只要我能复兴雪村家就够了啊。” 原田听到了自己心里什么重要的东西碎掉的声音。 鸟羽伏见之战前遇到的纲道,应该早已经放弃了新选组的罗刹。 然而,原田还是曾有些期待能不能让他明白。 毕竟就算变成了这样,他也是千鹤的父亲。 至少不必走到夺去他的性命这一步……这曾是原田所希望的。 然而,这一点也无法实现了。 “不知火……我已经忍不住了……无论我有多想要去见千鹤,都决不能原谅这家伙!” “还真巧啊……我也是这么想的。鬼去杀掉自己鬼的同伴,虽然这一条被族规明令禁止……不过先下手的可不是我啊!” 随着两人话音的落下,原田将长枪向纲道刺出,不知火也向那边开了枪。 但攻击却没有奏效。 纲道好像是预测到了攻击一样,瞬间后退了几步。两方中间的地上瞬间现出了无数罗刹。以他们为壁,攻击并未打到纲道的身上。 “别挡路!” 原田用长枪刺中了眼前的罗刹,就这样顺势将其打飞。 而他们左右两侧涌上来的罗刹,也全部被银色的子弹击中眉心。 这样一来,罗刹做成的人墙间一瞬间出现了缝隙。 而这一点没有原田和不知火放过。前者用长枪,后者用手枪同时进行了攻击。 但纲道却早已跑到了更往后的位置。 两人的攻击,再次被现出的罗刹防卫住了。 “哼……好险好险。真是一刻也不能松懈呢。不过啊……” 纲道这么说着,好像是要发出什么信号一样,啪啪地拍起了手。 “如果我带到这里来的罗刹全部都成为你们的对手的话,那你们还能活着回去吗?” 在原田和不知火的前后左右,不知何处突然涌现出来的无数罗刹正慢慢靠近。 而同时,纲道背过身去准备离开。 “纲道……喂,你等等纲道!打算逃跑吗!” 以这句话为开端,罗刹聚集到了两人身边。 --- 在黑暗中活动的罗刹多得不可计数。 不过,它们还是在随着时间减少。 即便如此纲道也毫不怀疑自己的优势,他带着一种坐山观虎斗的心情在欣赏这场战斗。 不过,慢慢地他的表情凝重了起来。 最后投入的罗刹也在逐渐减少,终于最后的两只也,慢慢地倒下了。 在那里剩下的是,身负无数的伤口,以右手握住的长枪支撑起身体的原田。 还有将原田的左手搭在自己肩上支撑着他的不知火。 不知火在确认了周围没有罗刹之后,慢慢让原田坐到了地上。 他的腹部因为罗刹的攻击留下了深深的伤口,整个下半身说是被鲜血浸满也不为过。 不知火知道,那种伤口已经没救了。 受到了这般严重的伤,却没有显露出丝毫痛苦,而且坚持战斗到了最后。面对这样的原田,不知火心里不禁啧了下舌。 “罗刹……罗刹怎么样了……?” 不知火在他的身边坐下,回答道。 “去向宽永寺的那些应该已经解决掉了。” “是么……” 原田连回应他都已是竭尽全力,但他还是挤出全身的力气问道。 “你……为什么要帮我?” “看不惯政府使用罗刹的手段…仅此而已。” “哼,原来如此啊……” 原田的声音,细如游丝。 不知火尽可能的,保持平静向他问道。 “你,之后打算怎么办?” “和千鹤约定好了……必须要……去会津……啊……” “是吗……那……” 哐啷一声,伤痕累累的枪倒落在地。 既然同在一条船上,我就陪你一起去吧。不知火本打算这么说。 但这句话,已经无法传达给对方了。 不知火捡起了倒在地上的长枪,轻喃道。 “至少,要把你的英魂……” ### 其之四 这些暂且搁下不谈。 不知火匡在这次彰义队事件之后,向已经成为新政府军助力的长州人声明自己不会再帮助他们。 长州军之中,已经几乎没有人认识他。如今还在的人当中,知道他的大概也只剩下了木户孝允。木户本名桂小五郎,从前与高杉晋助过从甚密。 但他与不知火,也仅仅只是“认识”,并没有什么交情。 对长州人来说,不知火已经成了一个“毫无交情”的人。 --- 而同时,不知火又知道了长州与罗刹之间的瓜葛。 长州人对名为“罗刹”的兵器极感兴趣,且不仅仅只是默认,甚至已经开始插手——派遣长州兵帮助土佐藩维持罗刹计划。 以此为契机,不知火决意与长州一刀两断。 “高杉那家伙倒是挺有意思的,可惜啊……” 不知火初遇高杉之时,高杉还是一个明明极其弱小却总说着伟大梦想的傻瓜。 那时的高杉病魔缠身,没法随心所欲自由地行动。 “真没办法啊”,当时他这样想着,开始帮助他——这就是他们两人交情开始的契机。 他暗中代替无法行动的高杉四处活动。每当将长州的各类情况动向告知高杉时,看他时喜时忧时怒,不知火也觉得颇为有趣。 只要是在不超出鬼之一族的规则——也就是不会直接对人间之战产生影响——的情况下,不知火会为了高杉而助他们一臂之力。 --- 高杉死于庆应三年四月十四日。 正是长州藩击退第二次长州远征军、正要开始大展宏图之时。 而彼时在京都,伊东甲子太郎等人刚刚离开了新选组。 --- 不知火决定跟在长州军之后,带着原田的枪去往会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