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布:2009-01-25 原作:哈利波特 作者:Marre, <a href="https://www.fanfiction.net/s/1689478/" class="linklive" rel="external" target="_blank">The Final Act of Friendship</a> 译者:fiammanda 人物:卢修斯<span class="hidden">·马尔福</span>×西弗勒斯<span class="hidden">·斯内普</span> [Snucius] 分级:T 字数:1.2 K 阅览:<span id="busuanzi_value_page_pv"></span> ## 友情终曲 瘦削的黑发男子走进因声名狼藉而高度守卫的阿兹卡班巫师监狱,艰难地压抑自己恐惧的轻颤。第二次伏地魔战争后,魔法部又开始使用摄魂怪看守罪犯。 他来探望的囚犯就在几米之外。他能感到身后傲罗眼中的不信任——他所做的一切仍然没能令他拥有应得的信任。他连一秒都不能与那个犯人单独相处。 当他看到对方时,他停下来深吸一口气。囚犯抬起眼睛冷笑。 “早安,西弗勒斯。真高兴你有空过来。” 他优雅地从肮脏的床垫上站起来——那是这件狭窄破败的牢房里唯一的家具。西弗勒斯忍不住疑惑。就算现在他们夺走了这人的一切,他仍然可以辐射出高贵、美丽和权势,他的眼神里依然不乏优越感、力量与锋芒。他始终保有着自己那天生的魅力,虽然如今已变为堕天使浪漫的悲剧美。西弗勒斯无法理解他是如何在这摄魂怪游弋着散发出死亡气息的地方仍保持了人格与自我。 “早安,卢修斯。”他以同样的冷淡和嘲弄答道。 傲罗打开门,让霍格沃茨教授兼最近战争的伟大英雄走进同一场战争可恨战犯的牢房。傲罗很愉快地想起,就在昨天,卢修斯·马尔福已被判处魔法世界最可怕的刑罚——他将得到摄魂怪之吻。法院宣布判决将在七天后执行,让罪犯有时间斟酌自己的命运,从而遭受更深重的痛苦。他活该如此。审判结束得很快,无论是他的财富还是他家族的影响力都不能使他摆脱坏人应得的结局。贵族家庭控制魔法世界的尝试让他们最终失去了自己的权力。他们的时代结束了。 两人面对面站在狭窄的牢房里,没有说一句话。他们只是看着对方的眼睛。过去的回忆冲刷过他们的身体。他们了解对方如此长久。他们的关系无法简单诠释。他们对彼此都是重要的存在——友人,爱人,敌人。他们是无私的挚友,但也曾毫不犹豫地利用过对方。他们彼此痛恨,憎恶但也深爱过。他们的距离从未像今天那样遥远——一个是等待摄魂怪之吻的罪犯,另一个却是英雄。就算如此,依然没有人如他们那样相似。 这就是为什么西弗勒斯会来。 他来为对方最后一次履行身为朋友的义务。他可能会因此惹上麻烦,但他不在乎。他可能是英雄,但他的世界已经崩坏,并将和这银发男子一同死去。他因背叛了自己的世界而成为英雄。他必须那么做,因为他的世界将自己错置了。它走到了应该退场的时间,而西弗勒斯哀悼着它的落幕。他仍然没有说话,只是倾身吻住另一个人,而对方也激烈地回吻着。接着,他们彼此分开。傲罗又一次打开门,让斯内普离开。牢房外他最后一次回头,看着对方道: “再见,卢修斯。” “再见,我的朋友。”另一个回答。 他转身离开阿兹卡班。没有回头。 留下的那个人坐回床垫上,对着面前渗着灰色的水的墙面。他的视线穿过墙壁,注视着某个遥远的地方。他的嘴里有一颗小小的胶囊。他知道只要咬碎它,他就能得到真正的、体面的死亡,而不是接受了摄魂怪之吻之后空洞虚伪令人屈辱的所谓“生命”。这是他从他最好的朋友那里收到过的,最好的礼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