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布:2011-01-30 原作:哈利波特 作者:Ejab, <a href="http://hp.adult-fanfiction.org/story.php?no=600000114" class="linklive" rel="external" target="_blank">The Bet</a> 译者:fiammanda 人物:卢修斯<span class="hidden">·马尔福</span>×西弗勒斯<span class="hidden">·斯内普</span> [Snucius] 分级:M 简介:西弗勒斯和卢修斯打了个赌,谁才是真正的赢家? 字数:2.8 K 阅览:<span id="busuanzi_value_page_pv"></span> ## 赌约 “我很无聊。” “唔。” “非常非常非常无聊。”一只靴子飞过房间砸在了墙上。 “那就去杀个麻瓜。”西弗勒斯沉浸在书中,头也不抬地低语。 “去过了,杀过了。”卢修斯哀怨地说。 “抱歉?”他抬起了头,“我没有听错吧?卢修斯·马尔福对猎杀麻瓜没兴趣了?”他放下书,转过头去看向他正靠着的友人。 “哦,拜托,西弗……折磨,尖叫和乞求,流血、接着是杀戮——确实有趣,但远远不够刺激。”卢修斯发着牢骚把另一只靴子摔到墙上。 “嘿,别乱动我的东西!”埃文走了进来,“还有我最好的一双靴子!” “这是你的……呃,最好的?”卢修斯怜悯地看了他一眼。 “走开,埃文。我相信过一会儿你能自己把所有东西都收拾好。”西弗勒斯一个眼神就让埃文立刻听话地离开了宿舍。 “西弗……” “什么事?!我正在学习,卢修斯!” “喂,来嘛!你可以等会儿再学。”卢修斯抱怨道,“你总是在学习。” “你操我的时候不是。” “这可提醒了我……”诱惑的手指在他的颈项和背后游走。 “梅林啊,停下!”西弗勒斯觉得自己受够了,站起身走到房间另一头的床上躺倒。 “跟我玩玩?”卢修斯拖长了声调慢悠悠地说着,丝毫没有受挫。 “天哪,有时候你真是个被宠坏了的小混蛋!不是现在,我没那个心情,卢西(Luc)。”西弗勒斯厉声说道。 “别那样叫我!永远!”在西弗勒斯反应过来是什么击中了自己之前,他已经躺在冰冷的石地板上,仰视着几秒之前他正躺着的床。他慢慢地翻了个身,抬起头看见卢修斯手持魔杖怒气冲冲地站在他面前。 “你生气的时候真美。”西弗勒斯露齿而笑,什么都没发生似的站了起来。 “尽管你喜欢被折磨,而我乐于给你享受极度痛苦的特权,然而这可不是我想要的‘玩玩’。“卢修斯气呼呼地答道。 “不是吗?真让人遗憾。” “不是现在,无论如何。”卢修斯恶意地轻笑。 “你确定?你可能已经注意到了,我现在可没在学习……”西弗勒斯把他的情人拉近了一点儿,激烈而坚定地吻着他。 “稍等片刻,我的小东西,稍等片刻。”卢修斯愉悦地沉声说道。他把对方的下唇咬出了血丝,然后走到旁边,和他现在兴致不错的情人保持了一点距离。 “我洗耳恭听。”西弗勒斯知道自己被剥夺了乐趣;现在他成了那个看起来无聊的人。 “我们来打个赌。” “哦天哪……”西弗勒斯呻吟,“那为什么我会想要打这个赌?” “因为如果你赢了,我就会在二十四小时之内任你掌控?”卢修斯露出他最有诱惑性的微笑。 “无条件的掌控?” “没错。” “这确实非常……诱人。”西弗勒斯缓慢地点头,“不过我有一个条件……” “啊……”这显然不是卢修斯期望的。 “怎么了?”西弗勒斯一脸无辜地问。 “那相当好。马尔福家的人从不退让。就让莱斯特兰奇来决定,如何?” “非常合理。” 他们离开宿舍,直接去了公共休息室,因为知道他们的斯莱特林同学现在肯定在那里。莱斯特兰奇正在下棋,而他们立刻告诉他方才讨论的结果。 “真有趣……”莱斯特兰奇假笑着抬起头看他的两个朋友。“让我想想……不能用到魔法,因为那实在算不上什么挑战。你们俩都同样擅长。” “真的吗?”卢修斯显然有自己的想法,“我倒是觉得……” “并且我们都不想让这张可爱的地毯染上血迹,对吧?”莱斯特兰奇打断了他,眼神相当挑衅。 “别侮辱我的智慧,莱斯特兰奇。”卢修斯牙咬切齿地说,明显感到被侮辱了。 “我永远不会做那种事,马尔福。那么下棋定胜负如何?” “我同意。”西弗勒斯自信地微笑起来。他可是相当精于棋艺。 “那就下棋吧。”卢修斯不情愿地点了点头,给他的斯莱特林同学一记毁灭性的瞪视。莱斯特兰奇知道他并不经常能在下棋上击败西弗勒斯。然而,正如他之前说过的那样,马尔福永不退缩。稍后,他会和莱斯特兰奇处理这件事的。 “先生们……请自便。”他们的朋友向他们提供了自己的棋具。 “我们回宿舍下棋。”卢修斯要求道。西弗勒斯耸了耸肩跟着他走了。 他们开了局。西弗勒斯沉着冷静、专心致志,而卢修斯在犯下几个令他损失惨重的错误之后越发恼火烦躁。几颗兵卒竟敢吵着让他放弃某几个决定,而这显然对他目前的情况毫无助益。 “如果我没记错的话,你说的那个词是无条件?”西弗勒斯以丝绸一般的声音问道,微笑地看着他极度愤怒的友人,而卢修斯简略地点了点头。 “那请恕我先告退……我要做一点安排。”西弗勒斯从床上起身离开。 --- 两个小时后,西弗勒斯高兴地回到宿舍,发现他的友人仍然坐在他的床上。 卢修斯一脸怀疑地看着他。“怎么?”他显然想要友人解释一下脸上那个得意洋洋的神情。 “鉴于我是一个相当好的朋友,我已经决定你只需要为我提供四小时服务。”西弗勒斯露出一个满意的微笑。 “我知道你同样是个斯莱特林,因此请原谅我没有为之欣喜若狂。”卢修斯眯起眼睛,冷冰冰地回答。 “别担心,你会活下来的。让我为你骄傲吧。”西弗勒斯带着他现在沉默得令人震惊的友人来到禁林的边缘,“这只鞋是门钥匙。” 他们轻触鞋子,几秒种后卢修斯发现自己站在一座建筑物的后方。他慢慢绕到前面。 “你·不·是·认·真·的!”他咬牙切齿地说着,狠狠瞪了西弗勒斯一眼。 “哦,可我是认真的,吾爱……我是的。”他的友人轻笑,“过来吧。你也不想迟到,是不是?” 卢修斯的眼睛里简直能射出刀子了。但他别无选择,只能跟着西弗勒斯走进这幢热闹的建筑。 “啊,年轻的斯内普先生!并且正好准时!”一个年长的男人不知从何处走了出出来,极其热情地问候了他们。“这一定就是你那位朋友了?”他好奇地看着银色长发的男生。 卢修斯傲慢地向他扬起眉毛,没有说话。 “啊……是的……好吧,想得到更多的工作经验是非常明智的做法,马尔福先生,并且我们也始终乐于助人一臂之力……不过让我们先完成当务之急——这是我们的制服。骄傲地穿上它吧。” 卢修斯瞪着递给他的衣服。瞪了许久。他不得不穿上这些这些“衣服”,而且还是红黄相间的。还有,呃……一顶帽子? “这可爱的黄色有点像金色,你不觉得吗?”西弗勒斯露出一个最最无辜的微笑。“去换上它们吧!” 卢修斯喃喃着最可怕的咒骂走进办公室,重重地砸上门。他一重新出现,经理便把他带到柜台后面。西弗勒斯紧随其后,饶有兴致地看着卢修斯被迫履行他的新职责。 “我!工作!还是为麻瓜!这也太配不上我了!”经理一走开他就嘶声威胁道,“你会为此付出代价的!” “那么,你全部理解了吗?”经理回来了,“年轻的斯内普先生,能否请你点个单,让我们看看是否一切顺利?” “我的荣幸。我要巨无霸配炸薯条。”西弗勒斯说。 两分钟后他的食物出现在面前的柜台上。 “完美!那么最后你要说什么,马尔福先生?” “愿您愉快,先生。”卢修斯咬牙切齿地说道。他的微笑看上去越发危险了。 “同样完美!既然你已经准备好了,那我就把这里就交给你了。”经理看了眼西弗勒斯,然后再度走开了。 “那么我也要走了。祝你好运,卢修斯。”西弗勒斯轻笑着说。 “我晚点再收拾你,”他的友人低吼,“我会让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哦,我真诚地期待着。”西弗勒斯吹着调子欢快的口哨离开了这栋建筑。他知道有人在等他,于是直接回了公共休息室。 “我欠你一个人情,莱斯特兰奇。”仅此一次,物有所值。 “我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