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布:2013-01-05 原作:K 作者:Chesra, <a href="http://archiveofourown.org/works/620583" class="linklive" rel="external" target="_blank">Dating is Still a Battlefield</a> 译者:fiammanda 人物:宗像礼司×周防尊 [双王] 分级:T 字数:2.0 K 阅览:<span id="busuanzi_value_page_pv"></span> ## 约会亦战场 “你不用通过破坏公共财产来引起我的注意。”这是宗像第N次在一地狼藉中与周防尊僵持。头一回被叫去处理狂暴的赤王和他那群小混混的时候还挺有趣的,不过这种新鲜感早就被一次次消磨干净了,现在每次吠舞罗的相关警报只能让他长叹一口气。 周防邪魅一笑:“这样比较快。”他的氏族都忙着和宗像的氏族打架,把他们俩丢在一边进行例行嘴炮。毕竟没人愿意在两位王权者打起来的时候当炮灰。 “周防,如果你这么想和我见面,你可以直接问我要电话。”宗像说。 “唔。”他又发出了那种介于哼唧和冷笑之间、不利于身心健康、让宗像十分讨厌的声音。好像他看不起青之王似的。所以宗像很火大。“但如果我打电话,你肯定会说你很忙。” “我很忙。”他表示同意,“我没有闲暇跟你消磨时间。我是有工作的人。”他加重了语气说道。 周防笑了:“我知道。”他说着冲过去迅速挥出一拳,对方优雅地避开了。“所以我说这样方便。我不喜欢等人。” “如果你稍微知礼一点,至少应该提前一天通知我。”他肃声道,“有些人的生活是有计划的,周防。” “我可不想变成你行事历里的一条约会记录,宗像。” 宗像向他挥出一剑:“啊,所以你想约会?想找我出门就直接说啊。” “你会同意吗?”周防的眼睛很亮——他已经认真起来了。宗像握紧了剑。他绝不会在赤之王面前放下防备,无论他们的对话有多轻松。 这起冲突的结果是一座被毁的建筑和几个受伤的氏族。无论吠舞罗是出于什么目的发起这场荒唐的战斗,这个目的似乎已经达成了,因为草薙朝周防做了个手势,然后他脱离了战斗。宗像看着开始撤退的吠舞罗叹了口气。 “让他们走没问题吗?”淡岛看着红色氏族从战场离开。 “他们并没有真的触犯法律。”宗像带着一丝恼意回答。除了破坏公共财产——吠舞罗辖区内的财产——他们真的没触犯什么法律。Scepter4被召来只是因为赤王出现了。结果周防自然让他们做了无用功。宗像已经决定下次不会亲自来了。 ……好吧,他不能真的不来。除了他,没有人能对抗赤之王。但是他离开办公桌的每一秒都会有新的文书工作压上来。周防这个野蛮人从来不在乎他的工作。 宗像带队准备回办公室。“除非下次赤之王召唤出达摩克利斯之剑,否则我不过来了。”他对淡岛说。 淡岛点了点头。“他似乎真的很享受和你在战斗中相遇……”她若有所思,“以及其他地方。” 宗像后悔把之前在酒吧桑拿剧院(这个是真没想到,谁会觉得周防是音乐剧粉啊)等各种巧遇赤王的事情告诉淡岛了。他感到她想多了。 他已经受够Scepter4只接受英俊适龄男青年这种满天飞的谣言了。如果可以的话他也想多招点淡岛这样的姑娘。通过甄选的申请者都是男性又不是他的错。其实他有点怀疑淡岛做了什么手脚,不过考虑再三还是没问。 他们一路无事回到总部。宗像默默期待接下来能和自己的拼图度过平静的一周。两天后他的希望就被打破了。伏见敲响了他的门。 他抬起头看着这位新人安静地进来,像平时一样一脸无聊。到现在为止伏见只负责了一些麻烦又无聊的工作,而他并不是很愿意干这种活。他确实是个聪明的年轻人,给他立刻升迁也不为过,不过宗像还是认为应该先磨一磨他的性子。 “周防尊想要见您。”伏见干巴巴地说。 他眨了眨眼睛:“什么?” 伏见看了他一眼。普通人大概会被这种眼神吓得发抖。“周防尊。”他缓缓重复了一般,“现在在总部的大门处,室长。”他加了敬语,虽然他的敬意十分勉强。 宗像沉默了片刻:“你怎么知道他是来找我的?” 伏见啧了一下。“室长,”他用一种“太明显了”的语气说道,“他没有理由到这里见别人。”伏见看起来有点烦,“他还带了花。” 宗像打开监控摄像想看看他是不是在开玩笑。他没有。周防尊站在他们大门口,手里拿着一束向日葵。还好不是玫瑰。 “他明显在追求您。”伏见面无表情地说着,直接大步走出了办公室。得有人教教他的礼仪。宗像又看了一眼摄像画面。周防正看着摄像头,脸上是那种标志性的懒洋洋的笑容,好像很清楚宗像在看他。宗像嘁了一声关上窗想着要不要放置他。 可周防耐性很足,他大可以跟宗像比谁晚走。青王叹着气下楼面对人生去了。 他见周防第一句话就是:“我说你可以找我出门不是说你可以带着花来我上班的地方。” 赤王笑着把花束搁在肩上:“那我应该怎么做。” “或许可以给我助手打电话。”宗像提议,“你好像不记得我有多忙。我没有时间,周防。” 周防表情很乐:“可你还是过来了。” 宗像无言以对。他看了看向日葵,又看了看周防。对上赤王简直一场必败之战。“我八点下班。”他最后说,“不吃辣。第一次约会你请。”他看了周防一眼,“你敢反对”的意思,不过对方只是耸了耸肩,把花揣到了胳膊下面。 “那八点见。”他心满意足的样子让宗像简直想主动要求加班。 然后周防突然凑过来吻了他的脸走了。宗像一个人在大门口呆立了片刻。 该死。他恼火地想着摸了一下脸。一切都是战争,刚刚周防发起了第一次进攻。 他等会得把监控录像销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