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布:2013-12-31 原作:三国杀 作者:fiammanda 人物:曹丕×司马懿 分级:M 简介:这不是同人只是一篇游戏感想系列(。三国杀相关,为报被曹丕翻来翻去之仇(喂。) 字数:2.4 K 阅览:<span id="busuanzi_value_page_pv"></span> ## 翻面 司马懿感到极其憋屈。 这一盘开局他就跳了忠,跳得义尽仁至——曹操没闪的时候他护驾了,甄宓见红的时候他改判了,可曹丕不知何故总能在他最需要做点儿什么事的时候放逐他:残血正好有桃子的时候被他翻过去了,不得不残着;准备AOE的时候被他翻过去了,不得不弃牌;要放闪电的时候被他翻过去了,不得不弃牌;……挂不上闪电他司马懿的牌生还有何意义! 最过分的是这位少爷的态度:慢吞吞地往嘴里塞一颗葡萄,含糊地说:“翻司马的牌子。”接着自己边上的甄宓就开始咯咯地笑……还没当上主公就开始搞什么翻牌子,曹操也不管管他!司马懿十分恼火并坚信这种可恶的行径迟早会败掉他的人品。 果然没过几轮4号位的曹丕就被反贼集火濒死了。司马懿抓住他们放AOE的当儿收走了各种吃的用的。曹丕求桃的时候他犹豫了整个等待阶段,还是没出。迟早要听的,晚听不如早听…… 有时候他挺为曹丕不值——曹子桓也算是弓马娴熟的武者,竟然跟那些手无缚鸡之力的谋士一样都是三格血。然后他就更为自己不值——他司马仲达都活到从心所欲不逾矩的年纪了,竟然跟那些未至不惑而亡的人物一样都是三格血……正想着他,就听到曹丕用明显不符合他出生地的方言道:“子建……子建………………” 司马懿不知第几遍在心里怒骂OL的台词真是没文化!没文化!没文化!还是太阳神好!他化怒气为攻击,一波带走了全场的反贼忠臣,揣着半盒牌电死了主公,赢下了这一盘。 众将几乎立刻就散了,各自奔赴新的战场,只剩曹丕还灰着脸躺尸,手里攥着没吃完的葡萄。司马懿优哉游哉地走过去,在他身边蹲了下来。 “为什么翻我?” “这张内奸脸看着闹心。”曹丕刚好拧下一颗葡萄,顺手塞到他嘴里,指了指他那个“狼顾之鬼”的称号。 有其父必有其子,一家门以貌取人!——司马懿气结咬碎了嘴里的水果,却被酸了个半死。他报复性地捏住曹丕的下巴,俯下身把汁水哺了过去。曹丕却主动揽过他的后颈,张嘴咽下了他渡过去的葡萄,舌尖也探了过来,仿佛想要品尝残余的滋味一样扫遍他口中几乎每一个角落。 司马懿头晕目眩地想他们俩的味觉系统大概有什么本质性差异。他也摘下一颗葡萄,先是按在曹丕的喉结处感受了一会儿他因吞咽而起伏的动作,然后拈着一路滑过袒露的锁骨和胸口,钻进那件他从来没好好穿过的衣服里。他如愿找到了某处突起,用手掌把葡萄压烂在那旁边。 曹丕正用力吮着他的舌头,被冰冷的感觉刺激得差点咬伤他。葡萄狂热爱好者这才结束了这个吻,最后还不忘舔了舔司马懿的嘴唇:“现在的葡萄比那时候酸多了,不过酒倒还不错。” “当年喝的哪能叫酒,不过葡萄汁罢了。”司马懿现在不觉得酸了。他觉得麻。他俯过头,沿着刚才葡萄行进的路线舔过曹丕有些苍白的皮肤。曹丕大约是鼻子被他的发冠撞了一下,不满地哼了一声,伸手在他的下巴上摩挲了一小会儿,终于找到了系带开始解。 司马懿终于接近了某个位置。他按住曹丕另一只无事可做的手,把他那件本来就不检点的衣服拉得更加有伤风化,然后含住了暴露在空气中的湿润乳尖。 刚刚压烂的葡萄比之前那颗甜。 曹丕急促地吸了一口气,手上一个用力拉断了系带。司马懿的发冠滚落在地。他没去管它,只是衔住了唇间的乳珠用舌尖拨动,动作时轻时重。曹丕深呼吸着屈起膝盖想要挤进他的腿间磨蹭。司马懿拉着他的手摸到了自己披风扣,然后不轻不重地咬了一下。“啪。”曹丕果不其然又扯开了他的披风,而司马懿借着他的身体弹起来的时候别开他的腿,伸进他的裤子,握住了那个已经有了动静的部分。 “仲达……够了。”曹丕声音轻柔却语带威胁,就好像他被按住的那只手正扣着司马懿的脉门缓缓摩挲。司马懿从善如流地抬起头。没有被品尝过的地方还有一些葡萄汁水半干的痕迹,他忍不住对着它们吹了口气,然后再一次低头隔着衣料开始折腾另一边。 曹丕这回没费什么力就找到司马懿领口的盘扣。大概是想要扭转自己之前的急切形象,他刻意放缓了动作。司马懿被他慢条斯理的调情搞得心头火起,挑了记忆里的敏感之处大力搓揉,终于满意地感觉到他手上有些掌握不住轻重。他趁曹丕有些浑身发软的时候做了一件一直想做的事。 他把他翻了过去。 “被翻过来的感觉怎么样,子桓?”司马懿贴着他的耳廓轻声道。不过他并没有期待听到回答。他说着按住曹丕的腰拉低裤子,拿过一颗葡萄推进了入口。 曹丕被冷得哆嗦了一下。他没想到进攻来得这么突然,好一会儿才缓过神来咬牙切齿地说:“仲达,你真是暴殄天物。” 司马懿不为所动地把第二颗挤了进去:“你上次这么对我的时候可不是这么说的。” 曹丕理亏地闭上嘴。司马懿又塞了一颗,然后一手去解自己的下裳一手探进他的身体。被挤碎的果肉浆汁让他没怎么费力就放入了两根手指,而他进出的动作把它们搅拌得更碎。一些果肉随着他的手指带了出来,又被他耐心地推回去。葡萄酸甜的香气越发浓郁。他的呼吸轻浅起来,而曹丕发出了第一声叹息似的呻吟。 那是一个讯号。司马懿抽出了手指,扯掉曹丕的裤子,自己插了进去,然后把他翻了过来。他的动作一气呵成,曹丕只觉得像被他的闪电劈过一样,从尾椎一直麻到了头顶。他下意识地拉住司马懿的衣襟,随着他的节奏起伏。 他过了许久才说得出话来:“你就对翻过来这件事这么不满?” “还有陛下这件伤风败俗的衣服。”司马懿说着抚上他的胸肌揉捏起来,“下次给我注意点。” “噗。”曹丕很不给面子地为那句台词笑了起来,而司马懿直接堵上了他的嘴。 在同一时间的无数牌局里,他们或为队友,或为仇雠;或有万钧雷霆于九天之上悬而未决,或有忠奸难辨之人口颂其主并不相信的万代江山与千载春秋<a href="#fn-1" rel="footnote">[1]</a>。但这些于此刻皆不重要。重要的是葡萄的馥郁香气,亘古不变的某个仪式,相互纠缠的喘息,近在咫尺的彼此。 “下次好好给我颂威,自会翻得让你满意。”曹丕贴着他的嘴唇低声道。 “吾主英明<a href="#fn-2" rel="footnote">[2]</a>。”这句话淹没在又一个吻里。 <ol class="footnote"> <li id="fn-1"><span>[1] </span>“自古及今,未有不亡之国……”</li> <li id="fn-2"><span>[2] </span>太阳神三国杀里颂威的台词。</li> </o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