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布:2014-03-31 原作:信长的野望 作者:fiammanda 人物:明智光秀×织田信长 分级:G 简介:这不是同人只是一篇游戏感想系列(。题目吓人与我无关……原著用的就是这个词,光荣速速改名光腐。 警告:剧透(游戏台词已标出) 字数:1.8 K 阅览:<span id="busuanzi_value_page_pv"></span> ## 宿命 “本月会议现在开始。[1]”明智光秀端正地跪坐在所有家臣最前方,沉稳开口道。 上个月,信长刚刚攻略美浓准备上洛,接收了剧情以“宿命的相遇”之名送至麾下的光秀。观他此刻逐项汇报着战事与收支的样子,却是游刃有余成竹在胸,全然不似初来乍到的家臣;就算比起跟了他几年现在被派出去攻城的秀吉,也没什么可挑剔的——猴子这厮简直把每月评定讲得跟单口相声一样。 说到好用的手下这件事,信长时常感到不太平衡。织田家确实人才济济,可看看别的大名——岛津打仗亲兄弟,毛利上阵父子兵,上杉有童养媳直江爱,武田有上得叠席下得战场的逃弹正,连东北的独眼小毛孩儿都有一对英俊的翅膀。反观他这个主角麾下,兰丸还没出生,猴子小时候长得还算可爱现在一说话他就头疼,久秀带着杯具叛了又叛,眼前这个——信长看了一眼他的忠诚度,红得吓人。 ——又迟早会死在他手里。 信长丢开那些毫无意义的想法,把内政委托给各个奉行便准备结束会议。光秀适时地出声提醒他:“新攻下的城还没有城主,是否派人前往?[1]”他又展开武将名单翻了翻。家臣里四围能看的也就是光秀,其他人早被任命了城主。“你带两个人去吧。”信长总结道。他不必查看地图也对周边形势了然于胸,心中已顺势谋划好了下一步:人实在是不够用,上洛途中得吞了六角补充一下,拿下的本城正好交给光秀,现在小小一座支城于他着实有些屈才。 不料光秀竟拒绝了:“如今家中武将不足,大垣只是一座支城,光秀一人足矣。” 信长向来不喜欢别人违逆他的意思,抬头一看却见光秀的忠诚度已经没那么红了,再看他神色竟有些得意,脸上简直写着一行字:“能够担任城主实为莫大殊荣。[1]”一座支城你就这么高兴……信长忽然懒得发作了。 接下来织田一路灭浅井吞朝仓破武田,领土扩大事务无法一一处理,信长便把中国丢给秀吉,光秀则留在近畿。除了不耐烦猴子的咋咋呼呼,也因为光秀在对南蛮、火炮、宗教等等事物的想法上确实与他心意相通。 势力扩张十分顺利,唯有武将忠诚度的问题一直让信长如鲠在喉,甚至光秀也有意无意在评定时暗示他应该用家宝收买人心。无奈造桥修路筑城爆兵无处不要用钱,织田实在是囊中拮据。终于攒下一点,商人却不来;终于来了,带的又都是他仍旧无法负担的高级品。 彼时安土城方建,信长在天守阁顶召见光秀,与他讨论京都阅兵时顺势提到了这件事。光秀倒是再次与他持同样见解:发展内政比较重要,势力强大自能引得武将尽忠。 “光秀只担心某些人看似忠心,一旦有机会仍会反咬一口。” 比如你吗? 信长盯着他看了良久,没有问出口;光秀也不做声,脸色坦荡地回望过来。两人便一立一跪,皆是沉默。 “我知道你在想什么,光秀。你不知道我到底能站多高;你琢磨不透,所以害怕。[1]站起来看看这里的景色。” 琵琶湖烟波浩渺,江鹭纵横;安土城东可进越后甲斐,西可取京都中国,天下布武的宏大剧本已然拉开帷幕。 “等着吧,你很快就会知道了……阅兵之事,就交给你了。[1]”信长最后说道。 后来阅兵十分成功;被光秀意有所指的某人葬身筒井,两人又是一番刀光血影的交谈。光秀问信长若是松永久秀交出平蜘蛛会怎么做,并重申了自己杀了了事的立场。而信长只道:“但是让那样的人活着也挺有趣的。光秀,就像让你这匹狼活着一样。[1]” 赐予家宝增进忠诚一事则是一拖再拖,直到大局已定、钱花不完、商人带什么收什么的时候,光秀的忠诚度都已经蓝得发绿了。信长觉得他跟了自己这么多年,不发点什么简直难定军心,结果从一等品送到十等,光秀一样不收,只说自己之忠心不会因有无家宝而改变[1]。最后信长怒了,把金平糖罐子摔到他怀里: “一颗糖你也能当宝?” “主公所赐之物,放到坏也舍不得吃!”光秀单膝跪地,举着糖罐儿高声道。 ……这种说相声的本事,无疑是从猴子那里学来的。 而这些年里,织田果然东进越后甲斐,西取京都中国。光秀被他派出去打了不少仗,期间进行评定的换了不少成长起来的后辈。现在这个藤堂高虎虽然年轻,倒也行事持重、言辞简洁,只不过信长想到他“不事二主”的名头总觉得有些疙瘩。光秀才从奥羽风尘仆仆地回来,信长便让他又主持起会议。 “光秀,下个月跟我去二条御所。” 光秀愣了一下,没有应声。评定结束后,他私下求见信长:“信忠大人在二条御所,胜家阁下在北庄城,秀吉阁下在中国,您这是要做大名传?” “你不想做?” 光秀理直气壮:“我干嘛要给猴子做嫁衣裳!” 他眼明手快地打开任务列表,取消了如梦似幻剧情,以实际行动回答这个问题。 信长正想呵斥他竟不先存档,却被塞过来一颗金平糖:“这是从织部阁下那里得的,我见与大人上次赏的看起来不太一样,就问他要了过来,信长大人要不要尝尝?” --- [1] 游戏台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