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布:2012-05-10 原作:网球王子 作者:Kantayra, <a href="http://archiveofourown.org/works/195617" class="linklive" rel="external" target="_blank">(Wo)Man Hunt</a> 译者:fiammanda 人物:迹部景吾×手冢国光 [双部];青学、冰帝、立海大全员 分级:T 简介:全国大赛体育道德委员会提出了一项令人惊恐的指控:青学、立海大或是冰帝中的某支队伍藏了一个女生,而那个队伍将被取消资格。让莫名其妙的指控和扒马甲来得更猛烈些吧! 警告:恶搞 性转 字数:8.7 K 阅览:<span id="busuanzi_value_page_pv"></span> ## 安能辨我是雄雌 走廊里传来交头接耳的声音,青学、立海大和冰帝的网球队员都想知道他们为啥被召集过来。显然哪里出了点问题,因为全国大赛的颁奖仪式神秘地推迟了两个小时,而他们都被叫到了体育道德委员会的办公室外面。 终于,门开了。龙崎严肃地催促他们进去。 “怎么回事?”教练们都在办公室里,迹部一看到榊便问道。 “教练?”手冢有些担心地开口。 六角中的老爷爷教练坐在办公室中央,难得没有露出一丝笑意。“我们得到了一些证据,”他沉重地说,“你们队伍里的某个人违反了大赛规则。” 三支球队同时发出抽气和否认的声音。 “等等,您怎么会不知道具体是哪个队?”大石问道。 “证据,”老爷子解释道,“是从三号更衣室找到的。只有青学、立海大和冰帝会去那个房间。” “哈!”桃城立刻指着立海大,“我就知道真田不正常!立海大用了类固醇!” 真田沉下脸:“我再正常不过了。”这显然是在睁眼说瞎话。“而且我这辈子从来没用过类固醇。”这句倒还是真的。 “不,”老爷子赶紧安抚他们,“我们找到的不是类固醇药物。” 大家唰地把头转了过去看向他。 “是这个。”他拿出一个用于保存证物的透明袋。看到里面那瓶药时每个人都抽了一口气。 “那是啥?”菊丸眯起眼睛看了半天。 “那、那个是……”真田双颊通红说得磕磕绊绊。 “我认不出那个药名。”柳生皱了皱眉。 “如果是很普通的东西,那管它是什么。”向日抱怨道。 “这个是,”老爷子一脸凝重,“痛经药。” 大家都瞪大了眼睛。 “有个学校违反了规则。”他说,“他们把女生藏进男子大赛的队伍里去了。那支队伍会被取消资格。” 然后整个房间陷入了混乱。 “这太荒唐了,”迹部坚决否认,“本大爷知道更衣室的安检很严,但你也明白迷妹是什么样的。她们可能趁保安不注意的时候溜进来了。” “我们查了监控录像,整个赛程除了选手和教练没有人进出过更衣室。” “确定是选手吗?”大石认真道,“我们有个女教练,这不违反规则吧。”他有些抱歉地望着龙崎。 “药不是我的。”她怒视他。 “啊,哦,对不起!”大石脸红了,“我只想提出一种可能性。” “就算有个女生又有什么关系呢?”切原抱怨道,“那个队就是在自己找麻烦。不管怎么说男生都比女生网球打得好。” “你说什么?!”龙崎对他低吼,眼里闪过怒火。 切原惊恐地尖叫。 “有关系。”幸村缓缓说道,仿佛已经思考了很久这个问题,“因为,有队伍失去资格的话,奖牌归属就会完全不同了。” 房间里沉默了片刻,然后—— “青学会失去资格,立海大会拿到金牌!”幸村指着他们中的骗子骄傲地宣布道,“那个女生明显就是……” 一阵抽气声。 “不二周助!” --- “这太蠢了。”不二的队友(十分紧张地)把他从幸村身上扒了下来,扒下来的时候他还在嘶声低吼,“我当然是男的。” “呃……”他所有队友都刻意不去看他。 “你们都在冲凉的时候见过我。”不二怒气冲冲地道。 “事实上,”乾纠正了他,“出于收集数据的目的,三年中我曾经试图观察你洗澡147次,但没有一次是成功的。” 菊丸不由得同意地点了点头。不二在,好吧,每一件事上都有点深藏不露。他是不二最要好的朋友,但他也一次都没见过不二洗澡。 “不二……”手冢紧张地开口。 “我不是女生!”不二跺了下脚。他第一次睁大了双眼,脸上完全没有笑意。 “你知道,”向日说,“我已经疑惑很久了。他长得有点……太漂亮了,是吧?” 芥川对事态发展十分关注。“是说我有朝一日能娶他了吗?”他满怀希望地问道。 其他冰帝的选手都用十分困扰的眼神看着他。 “阿隆,告诉他们。”不二转向了河村。 河村脸红了:“我……呃……是说……” “你队友的证词显然不能算。”幸村坚持道。真田稳稳地把他从地上拉起来,“他们为了能赢什么都敢做。” 不二的脸色沉了下来。“想想吧,你的声音很柔和,是不是?”他回击道,“也许你才是女的,你指控我是为了掩饰自己。” 幸村在狂怒中吸了一口气。 “够了,”龙崎打断了他们,“作为青学的教练,我将证明不二确实是男生。而我相信立海大的教练也能……”她皱起眉头,“嗯,立海大的教练在哪?” “想想吧,”忍足沉思道,“谁是立海大的教练?” 所有立海大的队员都咽了咽口水,除了幸村正在弹掉运动服上的一根绒毛。“我们没有教练。”他冷静地告诉大家。 榊皱眉道:“什么意思?你们没有教练?” “我们没有。”幸村重复了一遍。 他队里的其他人更紧张了。终于切原再也忍耐不了地抽泣起来:“幸村杀了他,把尸体埋在D场!” “你完全搞错了。”柳生纠正他,“他吃掉了尸体。全部。” “我们从此生活在恐惧中!”仁王哭喊道。 “救救我们!”丸井乞求着。 幸村转过身面对他们。 他们缩了一缩,被胁迫着沉默了。 龙崎揉了揉额头。“好吧,既然没人愿意承认?”她期待地环视着这一群选手,但没人睬她,“我们必须进行一个测试。” “测试很简单,”幸村还在坚持,“只要把不二的裤子扒下来,就能证明他是女的。” “但如果他真是女生怎么办?”向日惊恐地说,“那我们就都会看到……”他双手乱舞,大概是想表达出女性龘器官那种可怕的东西。 “我想龙崎教练可以……”大石想了想说道。 不二脸红了。“我不是女生!”他激烈地重复了一遍,“我绝逼不会让龙崎教练看到……那个。” 大家都意识到了某个问题沉默下来。如果那个女生不愿意承认,不论谁来检查都会不太合适。不像之前的其他体育赛事,他们没有能专业地处理这种情况的医生。 “我们能不能就干脆认定有女生的那个队处于不利情况,然后把这事儿放一边算了?”迹部旧话重提了一遍,“反正根本不会改变奖牌归属。” “哈,”越前对他眨了眨眼,“这可真奇怪。” “恩,小不点?”菊丸低头看了他一眼,“什么奇怪?” “就是,”越前缓缓说道,“无论青学还是立海大被取消资格,冰帝都能往上晋位……” “没错!”桃城反应了过来,“冰帝是第五名!所以迹部反对的唯一原因是……” “那个女生在冰帝!”仁王指向了迹部的方向。 “不对!”幸村还不肯放弃,“那个女生在青学!我要求他们被剥夺资格!立海大赢了!” “是幸村!”不二也很坚持。 教练们齐齐叹了口气。 “好吧,”龙崎宣布道,“你们所有人都去选手休息室等我们的解决方案。” 三支愤怒的队伍被赶出了他们临时的囚室。 --- 当然,选手们一离开教练的视线,各种恶意的指控就更多了。 “肯定是向日,”乾评论着,“如果我们假设那个女生在冰帝,考虑到向日的身高、体重和柔韧性,他有75%是个女生。” “我不同意,”柳莲二插话道,“根据迹部的原始数据,他自己有45%的可能性是女的。然而,由于他是最激烈反对揭露真相的人,而向日只是和别人一样表现出了惊讶,迹部是那个女生的可能性上升到了90%。” “别——别乱说!”迹部都被吓口吃了,“本大爷才不是女的。” “迹部?”手冢不可置信地看着他。 “我只是觉得这很蠢,”迹部有些生气地说,“完全是在浪费本大爷宝贵的时间。” 每个人都给了他一个怀疑的眼神。 “我倒是觉得,”向日被乾的分析震惊之后还没缓过来,“很明显是菊丸。” “啊?”菊丸眨了眨眼,“啥?”他扑向了向日,但大石跟河村拦住了他。“你这……!”菊丸无可奈何地在队友的钳制下扭动,“让我揍他,你们这帮混蛋!” 向日只是露出了一个混蛋的笑容。 “迹部说的没错,”海堂喃喃着翻了个白眼,“蠢得要命。” “哈!”桃城指着他,“原来是毒蛇!”他想到这里就笑得像个疯子。 海堂涨红了脸:“闭嘴!如果这里真有谁是女生的话,那就是你!” “啊哦,”桃城揶揄道,“我们的毒蛇小姐因为最大秘密被发现而感到尴尬了吗?” 不必赘言,接下来的十来分钟里青学的队员都忙着把这两个人分开。 “好吧,我想一切都解决了。”幸村下了判断,“我真不介意到底是青学里的谁,只要是青学的人……” “但不一定是海堂吧。”真田觉得有必要提出理性的看法。 “也许不是。”幸村勉强让步。 与此同时,芥川正在观察立海大的队伍。“如果不是不二,那可能会是丸井,”他的语气突然又一次充满了希望,“那我就能娶丸井了!” 丸井瞪着他。“还有可能是你!”他吼道。 芥川狂喜:“那你和不二就都是男生,而我可以嫁给你们两个!” 向日扇了他的后脑勺:“蠢货!” “什么?”芥川眨了眨眼。 “你是女的吗?”凤问他。 “不是。”芥川还在眨巴眼睛。 “那你显然不是那个女生。”宍户嘶声道。 “哦。”芥川难过地低下了头。“好吧,不过还是可能是不二或者向日!”他拒绝放弃希望。 “啊!我受够了。”幸村挫败地喊着,大步走向青学的队伍,“我要一次性解决这件事!”说着他从身后扒下了不二的裤子。 不二僵住了。他缓缓眨了眨眼转过身来。 幸村那胜利者的表情在看到不二的下体时碎了。“哦,可恶……”他叹了口气。 然而不二对他微微一笑……然后扒掉了他的裤子。 旁观者不得不得出结论,尽避他们十分怀疑,但不二和幸村事实上都不是女生。向日则因为不用看到女性龘器官松了口气。 然而,每个人都渐渐意识到他们的末日即将降临了。幸村和不二面对面僵持着,房间里充满了紧张的气氛,而这两人都聚集起恶魔般的气势。然后…… “哼。”幸村转身看向剩下那群青学。他们终于成功地劝住了架,正惊恐地注视着这无可避免的天谴。幸村仿若什么都没发生一般拉上裤子。“好吧,那么那个女生是越前!” 不二也拉起了裤子。他微笑着道:“相当有趣!嗯,那接下来我们看看真田好了!” 越前恼火地看了幸村一眼。“等等,你是说你被一个女生打败了。”他冷笑。 幸村僵住了,内心纠结到底哪个更惨。 而真田无法置信地喘着气说:“我?” “呃,不二,你确定吗?”菊丸挠了挠头,“如果你想找个立海大的人,那也许——我不知道——是不是丸井或者切原更靠谱一点?” 切原和丸井都有些气急败坏。 “就是真田。”不二开心地坚持道。 “你在开我玩笑吗?”幸村瞪着他。 “你怎么会有这样的想法?”不二一脸无辜地眨了眨眼睛。 “真田,”幸村命令道,“脱裤子给他们看。” “什——什么?”真田的脸慢慢涨红了。 “而我想看越前的证据。”幸村气呼呼地双手抱胸。 越前哼了一声:“祝你好运。” “实在是太不像话了。”迹部仍在坚持,“这已经变成猎巫活动了。本大爷要走了,桦地?” “是。”桦地应了声跟着他走了出去。 手冢将眼神投向了幸村那边,他正忙着指使别人这么脱那么脱,于是手冢偷偷跑去截住了迹部。 --- “听着,真田!”幸村不耐烦地踏了踏地面。“我不会允许立海大的荣誉继续被玷污下去的!” “但……”真田的脸红得吓人,他的眼神里有一种彻头彻尾的恐惧。 “哦,别这么窝囊。”幸村挥了挥手,“我也干过,没什么大不了的。” 真田只是大力摇了摇头。 “啊,”柳生皱起了眉头,“你在担心什么,真田?除非……” “他是女生!”仁王大叫,“我早就该知道了!幸村不是受,真田才是!” “太有道理了!”桑原赞同道,尽避其实根本没什么道理。 “你们这些人一点不靠谱。”真田怒视他们。 切原惊慌地朝他眨了眨眼:“是真的吗,副部长?” “当然不是!” “那就更没理由拖拖拉拉的了。”幸村总结道,“现在脱裤子,真田。” 真田用一种隐忍的表情看着他。 幸村扬起了眉毛。 真田的下唇微微颤抖。 幸村危险地眯起眼睛。 然后真田在所有人面前脱了裤子。 他不是女生。 “但我估计我们现在都知道谁能让谁脱裤子了。”仁王窃笑。 幸村绷起脸:“两百圈!” “但——但我们应该呆在休息室里!” “那就绕休息室跑两百圈。”幸村很是不讲道理。 仁王很清楚再争辩也没用了。 “现在,既然这边已经解决了,”仁王开始跑的时候幸村说道,“越前。” 越前对整件事情无比蛋疼:“想都别——” 不过幸运的是,桃城兴高采烈地扒了他的裤子。 越前脸红得相当惨烈。他立刻提起裤子瞪着桃城。不管怎样,他的清白已经证实了。 “该死。”幸村咒骂道,“好,那接下来是菊丸。” “啊,啥?”菊丸惊讶地眨巴着眼睛。 桃城奸笑着朝他走了过去。 “不行!”大石坚定地揽住了双打搭档的肩膀。他们俩团结得很。 “或者桃城。”幸村很没兴致地说,“我其实不关心到底是谁,只要是你们中的一个。” “好吧,现在我觉得是桑原了。”不二说。 “什么?”桑原呻吟道,“为什么是我?” “你睫毛很漂亮。”不二对他说,“光头可能只是一种掩饰。而且,Jackal显然是个假名,很有可能是Jacqueline的缩写。” “这听上去……挺像那么一回事儿啊。”丸井想了想。 “你们在说什么?”桑原说道,“太不科学了。” “不二?”乾疲倦地叹了口气,“也许你该让别人来猜。就算莲二是女生的几率也比桑原高。” 柳莲二呆住了。他和乾互相参考过对方的笔记,确认过那个女生肯定在冰帝。然而,柳的自尊不容许他对这个质疑保持沉默。 “如果你是这么想的话,”他火气很大,“还没人提名过你呢!” 乾后退了一步,双手环胸抱歉道:“我不是这个意思……” “你为什么不证明你的性别呢,贞治?”柳一脸邪恶地说。 “可以啊,”幸村赞同道,“只要是青学的人。” “能有什么人质疑下丸井吗?”芥川插话道。 “我告儿你,”丸井怒视着他,“就算我是女的也不会嫁给你!” 芥川的表情好像整个世界都崩塌了。 “全体都有!”幸村尖叫,“脱裤子!” “什么?别!”大石试图阻止这种非理性的行为,然而一切都太迟了……桃城扒了菊丸,越前为了报复扒了桃城,柳和乾脱了对方的裤子。幸村瞪了芥川和丸井之后,他们俩也不情不愿地松了裤带。 没有一个是女生。 “好吧。”幸村恼火地发现他怀疑的人都是男的,“手冢人呢?” 青学的选手四处看了一圈。他们在之前的混乱中把他整个忘记了,不过稍微回想一下就会发现他没有在场面失控之前介入奇怪得很。而且他们身处一个不大的休息室,找到他本该花不了多久。 手冢正站在门边握着迹部的手腕,而迹部正要开门出去。现在房间里一片寂静,他们很容易听到手冢和迹部的争执。 “我一直知道你与众不同。”手冢的脸微微有些泛红,“不要紧的,都告诉我吧,坦白只会让我们之间的事更容易些。”他自以为明白了一切。有钱人都喜欢做点奇怪的事情,比如假装有男性继承人什么的——至少他读过的言情小说里都这么说的。迹部的父亲很可能强迫他扮成男生之类的。 迹部也脸红了:“本大爷说过了,我不是女生。” 手冢的手抚上了他的面颊:“那解释了一切。我……我对你的感情……” 迹部闭上了眼睛,他的睫毛微微颤动。“手冢……”他喘息着。 所有人都屏住了呼吸,目不转睛地看着手冢温柔地吻上了迹部的嘴唇。 “靠,卑鄙。”幸村的脸色因为事态发展阴沉得不得了。 “好吧,”不二也失望地叹了口气,“我估计这就是答案了。” 然而就在他说话的时候,迹部从震惊中恢复过来。他没有被动地接受手冢的吻,而是扑了上去饥渴地品尝他的双唇。 手冢喘着气睁大了眼睛。“啊……”他脸红着低下头,看着迹部磨蹭他的下龘体,“我想你其实不是女生。” “这么想就对了。”迹部声音低哑。 手冢耸了耸肩,脸还是很红:“那也没什么大不了的。”说完他们又吻上了。 其他人都陷入了沉思。尽避没亲眼看到证据,那一对儿蹭来蹭去的动作多少证明了手冢没说谎。 “但手冢还没证明过自己。”幸村穷追不舍。 迹部在门边喘着气。“手冢,”他们又贴到一起去了,“不是妹子。”他对其他人保证道,然后又低头用亲吻宣告了所有权。 幸村脸色沉得能滴出水来。他快没有人可怀疑了。如果他不能快点在青学里找到那个姑娘,立海大也许真的只能得到银牌——这简直太可怕了! “大石。”他最后说。 “啊?”大石茫然地看着他。 “呃,精市,”柳委婉地打断了他,“我真的认为那个女生在冰帝。现在最该做的难道不是找出到个人然后洗清我们自己的嫌疑吗?” “大石!”幸村固持己见,“他一直像个护巢母鸡一样。” 大石红着脸结结巴巴地说:“我、我、我真的、不、不是……” “我可能是那个女生吗?”芥川忧愁地叹了口气,“如果我不是的话,那我既不能嫁不二也不能嫁丸井了。” 不二和丸井脸上多多少少有些不自在。 “如果是冰帝的人,那肯定是向日!”菊丸吐了吐舌头,“喵~” “你凭啥!”向日嘶声道。忍足和凤拉着他不让他冲过去。 “好了好了,”幸村叹气道,“先大石再向日。” “还有我!”芥川自告奋勇地说。 冰帝的其他人都用奇怪的眼神看着他,除了迹部忙着把手伸到手冢的裤子里去。 “呃……那你来好了。”幸村眨了眨眼睛,“你高兴就行。不二,你怀疑谁?” “唔……”不二思考了片刻。他想说的人是桦地,但那是冰帝的选手,而他只想欺负欺负立海大。“仁王。”他最后说道。 仁王刚刚跑完他的两百圈(毕竟这房间不大),听到这话不由呻吟起来。 “好,数到三。”幸村说,“一……” “等——等一等!”大石还在结巴。 “二……三。” 仁王和向日都百般不情愿地脱了裤子。芥川脱得很开心,但接着悲伤地发现自己是男的。他最后决心成为一名为同性恋权益奋斗终身的律师,那他就可以修改法律迎娶不二和丸井了。既然已经看到了希望的曙光,他绝不会放弃自己的梦想。 大石没有脱。他还在结结巴巴地说:“不、不行,我、我……太……我不、不能……” 幸村欢呼:“就是他了!立海大是胜利者!真田,快去把他的裤子扒下来!” 就在此时,门开了。不幸的是手冢和迹部还靠着门,于是他们俩摔到了地上。不过这个意外也成功地分开了他们。 龙崎走了进来。“我们准备好了,”她对大家说,“过来这边。” --- 他们回到委员会办公室之后发现里面已经变成遗传学实验室了。 “我们找了一队法医过来,”老爷子解释道,“毕竟鉴定初中网球选手是不是男生比分析犯罪现场的证据重要多了。” 背景里的科学家们热切地点头。 “而且电视剧里都说基因测试一秒钟就做完了,所以我们立刻能知道结果。”老爷子微笑起来,“那么谁第一个?” “大石!”幸村大喊着把他推了出去。 龙崎皱了皱眉:“你之前不是认定不二的吗?” “大石。”幸村坚持。 龙崎耸了耸肩,她其实不想知道发生了什么。“用棉签从脸上刮一下然后放到机器里去。” 大石因为不用被扒裤子松了口气照做了。两秒之后机器叮的一声,清楚地显示出每个人都看得到的巨大字母:XY。 “大石是男生。”龙崎总结道,“我都不知道为什么有人会怀疑他。好了,下一个谁来?” 幸村心碎了。青学只剩下海堂和河村了,就算幸村也不会自欺欺人地觉得他们俩是姑娘。“我没意见了。”他抱怨道。 “好了,你们最后都得来一次的。”榊说,“所以快点了结这件事吧。” “这毫无意义。”迹部又一次说道,“我们已经排除所有可能性了。很显然是有什么误会,比如有人带着女朋友的药,或者是之前别人留下来的,或者——” 一只手搭上了迹部的肩膀。“可以了,迹部。”有人认命地说,“你已经维护我够久了。” 看着站出来的人,大家集体倒抽一口冷气。 那人刮过棉签放进机器,然后显示屏上出现了清楚的“XX”。 “我,”桦地在所有人面前承认了,“是女生。” “可恶!”不二撅起嘴,“我本来要猜他的!”大家都想张开嘴说他说谎,然后他们想起来他是不二,于是全闭上了嘴。这一举动十分明智,因为不二说的确实是真话。 桦地做出这一戏剧性的宣告之后回到了迹部身后。整个办公室都震惊地站在那儿,来回打量着桦地和机器。迹部不得不担当起解说,虽然他一直喜欢出这种风头。 “或许,因为一场遗传学的意外,桦地从法律上说是女生。”他轻快地说,“但他一直知道自己应该是男生,对吧桦地?” “是。”桦地生硬地赞同。 “我们第一次见面时本大爷六岁。”迹部接着说,“可怜的桦地被家长强迫穿裙子、戴蝴蝶结。而本大爷当然慷慨地指出了他们错误的做法。自此桦地就成了本大爷最忠诚的朋友。” 桦地在他身后点了点头。 “说真的,”迹部厌恶地说,“都是这个荒谬的社会把桦地定义成女生。本大爷从来没在意过那种东西,也不觉得现在应该在意。因为年龄不够,桦地这几年都不能做变性手术,但他已经计划好了。如果这会让冰帝失去资格,那就失去资格好了。这只会证明你们所谓的道德伦理有多愚昧,因为从精神上而言桦地显然是个男人。我们本来也没有奖牌,所以本大爷根本无所谓。” 所有人都无言地点了点头。 “呃,我们就让这件事过去吧。”榊建议道。他真的不想接下来一遍又一遍地对各方人士解释桦地是女生。会被笑死的。 “我觉得那不会有什么害处。”龙崎谨慎地赞同道,“反正冰帝也没有赢……” 老爷子高兴了起来:“那好,就这么决定吧。我们会给冰帝一个警告。下次请务必在事前和大赛委员会把情况说清楚。” “我们十分乐意。”迹部也让步了。 “以及最后,”老爷子抖了抖,“让我们都努力努力再努力把知道桦地是女生这件事忘掉吧。” 这确实是大家的真心心愿。 “等等!”幸村还是没有放弃,“我还没说完!” 其他人警惕地看着他。 “青学也许没有女生,但他们用了类固醇!”他说,“而且我敢打赌越前没到规定年龄!他不可能超过十一岁。” “你是想说你被一个十一岁的小妹妹打败了吗?”越前嘲弄道。 “类固醇!”幸村坚持道,“还有手冢肯定太老了。他至少有三十。我不知道为什么之前都没有人提过这件事。我要求取消青学的资格!” --- 一个小时以后,药检结果出来了,出生证明也查验过了。没有人用过类固醇,越前确实是十二岁,以及(只是顺带一提)青学的选手都是男性。同时大家还发现,手冢不仅没到三十,而且还跳过级,所以他其实只有十三岁。 “我不知道应该用什么表情面对,”迹部有点紧张,“我觉得自己在老牛吃嫩草……” 手冢眯起眼睛:“我才应该紧张。你从来没和我说过桦地的事,我要怎么相信他不是你的秘密女友?” “还有,”向日抬头看了看桦地。对于自己离真正的活体的女性龘器官这么近令他十分恐慌……“他和我们用同一个更衣室。他什么都看到了!” 桦地嘟囔着说:“没事的!我是女同性恋。” 向日睁大了眼睛:“你是说你喜欢女性器官?” 桦地点头。 向日颤抖起来:“太猎奇了!” “好了,”龙崎疲倦地打断了他们,“我们可以进行颁奖仪式了吗?” 就算幸村也想不出任何牵强附会的借口了。 “那快点搞定吧。”榊也疲倦地叹了口气。 于是全国大赛的颁奖仪式终于在推迟了整整两个小时以后开始了。各种流言蜚语都出现了,最不靠谱的一种说法是旗杆坏了。这些可怜的观众哟,他们永远都不会知道真相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