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布:2012-08-20 原作:网球王子 作者:Kantayra, <a href="http://archiveofourown.org/works/195622" class="linklive" rel="external" target="_blank">Call Me</a> 译者:fiammanda 人物:迹部景吾×手冢国光 [双部] 分级:M 字数:4.0 K 阅览:<span id="busuanzi_value_page_pv"></span> ## 电话 “唔,迹部。”手冢贴着迹部赤裸的身体一路亲吻到喉咙,低沉的声音震动着迹部的皮肤。 “啊!”迹部嘶哑道,“手冢!继续——” 他被手机铃声打断了。 手冢僵在了那里。 迹部抱歉地看了他一眼:“等我一分钟。”他接了电话,“喂?” 手冢呻吟着倒回迹部的大床。他一般觉得自己是个耐心的人,但一切情况都有其特例,尤其是当他和迹部准备一整个晚上待在床上的时候。 “冷静,岳人。”迹部疲倦地对着电话说,“没有,侑士没给我打电话。”停顿。“我肯定他不是那个意思。”更长的停顿,手冢几乎能听到向日在电话那头大吵大闹。“我不知道。”迹部终于咬牙切齿地说,“有必要的话你可以买副手铐把他绑在床上。”又是停顿,迹部挑了挑眉,“呃……不客气。”向日又开始喋喋不休。 手冢故意咳嗽了一声。 “听着,岳人,我正在做一件很重要的事,我们能等明天再说吗?嗯,好,祝你跟侑士玩得开心,再见!”说完迹部帝王一般一甩手腕合上了手机。 “很重要的事?”手冢低语着,爬回迹部躺着的位置。 “非常、非常重要。”迹部把手插进手冢的发间,拉低他的头。他们的气息纠缠了片刻,然后—— “该死!”迹部的手机又响了。 手冢瞪着他。 “如果还是岳人,我保证剁了他。”迹部轻吻了他一下才接起电话,“喂?” 手冢重重地倒在他旁边,等他把电话打完。 “你想怎样?”迹部刻薄地说。手冢有点好奇会是谁。“好吧,我很难认为那是我的错,”迹部用他最傲慢的语气继续说着,“说真的,真田,我很惊讶你竟然无法自己解决这种局面。立海大附中这么没用了吗?” 手冢扬起眉毛。 “好,好,我明白丸井受到了精神上的伤害,但每时每刻管好慈郎并不是我的义务。我是他的部长,不是他的保姆。” 手冢艰难地忍住没笑。 “我相信慈郎现在可能在任何时刻睡着,你可以把他丢上火车让他回来。”迹部顿了一下,“哦……天哪,”他语气很困扰,“他到底吃了多少丸井的糖?”迹部缩了一下。“好吧,但我仍然不认为那是我的问题。不过如果你不能自己解决的话,我很乐意帮你转达给幸村,并且——”他突然停了下来,手冢估计大概是真田打断了他,“好,我很高兴你这么说。很好,很好,只要你把他完整地弄回来。再见。” 迹部叹了口气合上了电话。 手冢不禁对他笑:“你今晚好像很忙。” “唔,”迹部用指尖描摹着他的脸颊,“当然,本大爷就是这么受欢迎。那些庶民总是为了得到本大爷的注意吵闹不休。” “是吗?”手冢亲吻他的指尖。 “然而值得我全心全意的人,少之又少。”迹部低语着翻到上面。他们光裸的胸膛紧紧贴在一起,下体隔着厚厚的牛仔布相互摩擦。 “那我是不是应该感到十分荣幸。” “当然。”迹部朝他坏笑,然后深深地吻他。 一段古典音乐响了起来。 手冢的舌深入他的口中。迹部吮吸着那条舌头,自喉间发出回应的呻吟。他们分开了。“迹部。”手冢轻咬他的嘴唇。 背景里的音乐越来越响。 “要命,手冢。”迹部站起来的时候几乎在呜咽,“对不起,我得——” “让它去响。”手冢捧着他的脸用力吻他。 “我……我……”迹部急促地喘着气推开他,眼里满是情欲。“不行。”他抱歉地说,“那是我父亲的铃声。” 这种时候很少有东西能比家长更让人扫兴。手冢放开了他,让他爬过去接电话。这会儿连迹部横在他肚子上的腿也没法让他产生兴趣了。 “喂,父亲。”迹部用尽量轻松愉快的语气回答,“是的。啊……怎么?当然。好,我会通知他们。当然。听你的。嗯。好的。再见,父亲。”迹部挂上了电话。 手冢叹了口气:“怎么了?” “他下周要回国几天,跟我讲了点安排。”迹部爬了回去,贴着他的胸口躺下。 手冢哼了一声。他明白言下之意是下周迹部会忙得没法和他见面。 “用不着吃醋。”迹部轻咬着他的耳垂逗他。 手冢翻过身。“很破坏情绪,你不觉得吗?”他冷淡地说。 “我不在乎。”迹部固执地继续,“你整个晚上都归我了,我一定会让你试过每个我能想到的姿势。”他从后面抱着手冢,沿着脊柱落下漫长而激烈的亲吻,空下来的手滑到前面,拨弄着他的乳尖。 手冢忧伤地发现自己又开始硬了起来。“迹部……”最后他叹了口气表示投降,转过身重新面向迹部。 他们的嘴唇在狂热中相遇。手冢摸索着想解开迹部的拉链,而迹部灵活地把他的上衣剥光,他挑逗的抚摸几乎是种折磨。 他终于扯掉了迹部的牛仔裤,隔着淡紫色的丝绸内裤按住了他的勃起。 迹部颤抖着贴了上去。“天,我要你……” “嗯。”手冢帮着他踢掉了长裤。 “啊,让我……”迹部不再撩拨他。他熟练地解开了手冢的裤子,然后……“哟,你这坏孩子。”迹部坏笑起来。 手冢急切地甩掉长裤。 “手冢,”迹部贴着他的脸轻声说,“没穿内裤?” 手冢脸红了。“我……“他叹了口气,用力搓揉着迹部的欲望。 迹部喘息着,然后—— 电话又响了。手冢呻吟了一声。 “靠!”迹部也呻吟起来,“我只要一分钟。等我……” 手冢恼火地觉得,按这个频率他大概要永远等下去了。他摊开四肢一丝不挂地躺在床上,想着要是把迹部的手机用抽水马桶冲走他会有什么反应。 “你是哪里的谁?”迹部的语气很迷茫,“圣鲁道夫的观月?我认识圣鲁道夫的观月吗?”他疑惑地看了手冢一眼。 手冢只是耸了耸肩。他这会儿并不是很想帮忙。 “啊,呃……那你想要怎样?”迹部用那种“我的时间很宝贵,经不起你这么浪费”的语气继续说,“和我们的网球练习赛?呃……你是什么学校来着。”停顿。“不管你怎么说,这个赛季冰帝的练习已经排满了。”他沉下脸,“哦,我肯定我们会后悔的。”他翻了个白眼。“嗯,好,随便。但你到底是怎么拿到这个号码的?”又是停顿。“男厕所的墙上?”迹部几乎要尖叫了。 然后观月就挂了。迹部恶狠狠地瞪着手机。 手冢都懒得看他。 “手冢,”迹部满是歉意地说,“我关机了。” 手冢不睬他。 “从现在开始只有我和你。”迹部发誓,“没有电话。” 手冢开始研究天花板上的木雕。就像迹部家里的其他东西一样精致美丽。 迹部想去吻他,但手冢扭开了脸。说真的,天花板就是那么好看。“我错了。”迹部柔声说,“让我补偿你好不好……” 迹部用挑逗的眼神俯视他。虽然手冢很不想搭理这家伙,但他的身体显然不如他那么生气——他反而更硬了。 “我整个人都属于你。”迹部开始后退,“我保证。”最后那个字的气息吹拂在手冢的勃起上。 手冢闭上眼睛,睫毛轻颤。迹部的美技永远闪耀着光辉。 “能原谅我了吗?” 手冢深深吸了一口气,然后缓缓点了点头。他永远没法一直对迹部说不。 迹部立刻开始笑得很烦人,然后他俯下头去,把手冢的下体深深含入口中。手冢呻吟着攥紧了床单。手冢的经验仅限于迹部一人,但迹部用了一秒就让他相信自己在深喉方面拥有无与伦比的天赋。 他几乎在迹部的唇舌中燃烧殆尽。高潮的预感绞紧了他—— 迹部的手机响了。手冢射了。 迹部跳了起来,惊恐地看着手冢杀人般的表情。 “你说你关机了。”手冢怒视他。 “是关了!”迹部争辩,“那是我的备用电话!” “备用电话?”手冢一字一顿咬牙切齿地说。 “我马上关掉。只要一秒。”他开始急急忙忙地爬下床。 手冢开始急急忙忙地穿裤子,不过这显然只会是徒劳。 “不可能!”迹部对着电话厉声说,“我不知道怎么照顾被遗弃的幼鸟,我也不关心!下一个给我打电话的人跑一百圈!转告其他人,凤!”他愤怒地合上电话关了机。 手冢已经穿了一半了。还半硬着的下体阻碍了他的进度。 “你看,”迹部可怜巴巴地求他,“这个关了,这个也关了,还有这个,跟……” 手冢尽量控制着不对他从包里摸出的手机数量露出目瞪口呆的表情。 “全部在这里,我保证。别走。”手冢快要下床的时候迹部拦住了他。他按住了手冢的大腿,想要阻止他站起来。 “我受够了。”手冢还是沉着脸。 “我也是。”迹部信誓旦旦地说,“我需要你!没有你我一分钟也过不下去。求你?”他在手冢的唇角印下一个纯洁的吻。 手冢觉得自己的决心动摇了一点儿。“不会再有人打扰了?” “肯定没有。”迹部握住了他的下体,他马上又完全勃起了。 “所有手机都关了?”手冢眯起了眼睛。 “你可以自己检查。”迹部对天发誓,“从现在起只有我和你,和整个——”他贴着手冢耳侧说出了最后一个词,“——晚上。” 手冢颤抖着倒回床上。迹部急切地扯下了他的裤子,然后脱掉了自己的内裤。他又覆上了手冢的身体,只不过这一次他们裸裎相对。他们的勃起相互摩擦,都渴望着释放。 “好——”手冢正要开口,电话就刚巧响了起来。 迹部睁大双眼,眼里满是恐惧:“不是我的手机!不可能是我的!” 铃声的旋律在突然安静下来的卧室里又响了一会儿。 “其实,”手冢推回眼镜,“是我的。” 迹部松了一口气,手冢把他推到一边的时候都没有抗议。他翻身躺回大床的中央,摆出一个颇具艺术性的姿势。 “喂?”手冢认出了不二的号码。 “啊,手冢?你最好立刻来学校。”不二轻快地说。 手冢看了迹部一眼。他正缓缓抚慰着自己,一边还在朝手冢坏笑。“我现在很忙。” “我了解了……好吧,现在的问题是,海堂和阿桃打起来了,而且——” “我非常忙。”手冢一般能忍住不对队友用这么严厉的语气,但迹部今晚有点过火了。 “好的。那么长话短说:部活室着火了。” “部活室怎么了?”手冢难以置信地大声说。 迹部睁大了眼睛。他半个身子歪在窗外,凑近了去听手冢的听筒。 “着火了。”不二重复了一遍,“你真的得过来。” 手冢呆住了。两个选项都不太科学——他不能放着社团不管,也不能放着迹部不管。“你不能找大石吗?”他抱着最后的希望问道。 “啊,我会的。”不二表示赞同,“可问题的另一部分是大石现在可以说在部活室里面。” 手冢一时说不出话来。 “我们想阻止他,但他坚持说自己要抢救所有球拍、装备和大家放在锁柜的东西……”不二接着说道,“英二被他吓坏了。” 手冢还是说不出话来。 迹部一把从他手里拿掉了手机。“是不二,对吧?”他帝王一般说道。手冢还处于说不出话的状态。“对,你说大石刚刚又出来了?好,你让桃城和海堂坐到他身上免得他又进去。我相信你已经报过火警了?很好,他们来之前别让大石站起来。手冢明天早晨会去处理所有其他问题。”然后他挂上电话关机。 手冢对着他好像更说不出话了。 “今晚你是我的。”迹部说着一手坚定地环上他的腰,一手捧住了他的脸。 “迹部?”手冢终于眨着眼睛从震惊中恢复过来了。 “啊?”迹部挑起眉。 “我现在非常非常爱你。”手冢直截了当地说。 “那就表现给我看。”迹部得意地笑起来。 手冢回以一笑。 今夜没有人还敢打扰他们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