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布:2015-03-11 原作:RPS 作者:fiammanda 人物:双宗师 分级:G 简介:突发性YY,傻白尽量甜,片段灭文。 字数:2.0 K 阅览:<span id="busuanzi_value_page_pv"></span> ## 士可睡不可辱 吴大佬最近有些烦恼。 他的辖区最近总有些戴着口罩举着标语的小青年跑来吓唬来购物的大陆游客,严重影响了生意。 按说吴大佬自己出身大陆,于情于理都应该出来话事,无奈一班差仔天天来报道又不顶事,害的他的人没法出来看场子。 --- 吴大佬烦恼的时候喜欢喝热朱奶。 大佬还没成年就到本港讨生活。作为大陆仔,他能一步一步爬上大佬位置、站稳脚跟,自然有他的一手。 他那一手就是功夫。 大佬自幼习武,每日练拳不辍,自然不怕区区几杯卡路里。据说曾有人介绍还没开始话事的吴小扮去拍戏,结果被导演嫌弃脸嫩,自此发愤图强,终成大佬,传为佳话。 --- 这天吴大佬坐在自家茶餐厅喝热朱奶,只听到外面有小孩哭喊,抱着小孩的女子操着他的乡音,大佬脑子一热就顾不上要给差仔留场子,准备拍桌上了。 说时迟那时快,有人从人群中跃了出来,戴着墨镜和黑色棉布口罩,肘击击飞了围着母女俩的混混,右手中寒光一闪,挨个抹过,最后补上几脚把他们踹翻在地,只见每个人裤子上都多了一个Z形裂口,露出光溜溜的屁股。趁大家惊呼的时候,那人深藏功与名地跑了。 虽然藏不住。 吴大佬一眼就认出那是隔壁白玫瑰理发厅的张师傅。 --- 白玫瑰理发厅在这片街坊小有名气,原因有三。一来张师傅品味上佳,眼光脱俗,招牌在周围各式压迫感极强的米兰站鱼蛋粉学乐器之中典雅得涤荡心灵;二来张师傅长得靓仔,远近闻名,下至八岁女仔上至八十阿婆都中意他那张脸;三来张师傅不用电气产品,一手剃刀耍得寒光凛冽,相传本区上一个话事人就是因为上门收保护费的时候被张师傅手持剃刀揍得亲妈都不认得,觉得丢了面子才退隐的。 吴大佬刚上任话事人时自然听过了这些流言。 对于这样一个麻烦人物,吴大佬的想法跟小弟们不太一样:如今不同往日,他们也是有正经生意的,打打杀杀多伤感情,不如以武会友,多个朋友多条路。 --- 虽然吴大佬是抱着和气生财的想法去的,但张师傅和理发厅的伙计们可不知道,从上到下如临大敌,只见大佬有些拘谨地坐到理发椅上,抬头羞涩道:“师傅,这儿可不可以染发?” 张师傅迅速进入了状态:“先生要做什么样的发型?” 吴大佬掏出手机给他看了张照片:“这个样子的刘海,染成蓝色。” [此处应有配图] 张师傅差点一口血把白玫瑰喷成红玫瑰:“你去找屯口王师傅吧,这个颜色我们没有。” 吴大佬出行,毕竟拖家带口。还不等他自己说什么,便有小弟怒喝:“屯口王师傅喺我家大佬这个身份该去的地方咩?冇俾脸唔要脸!” 偏偏张师傅也有功夫在身,还打跑了上一任大佬,向来吃软不吃硬,当即与他叫板:“你侮辱我的审美,就是侮辱我的人格。我这就放我的人格出来咬你。”摆出了架势。 既已摆出架势,就不能不打了。 吴大佬本就是来以武会友的,自然不介意这一出;张师傅也打得颇为愉快:这次的大佬是真正练过的人,招招式式收发随心,没有打坏理发厅一针一线。 对张师傅和吴大佬这样的人来说,感情要么是一起打出来的,要么是一起挨打出来的。而他们俩建立的感情既有前者又有后者,是以显得尤为深刻。 --- 下一回去白玫瑰理发厅的时候,吴大佬用白话词不达意地表达对佐罗先生的欣赏与赞叹之情。 吴大佬的白话其实已经相当不错了,不过欣赏赞叹通常不在一个大佬的日常语汇里。他的小弟们先听不下去了:“大佬,港国语都得啊!” 吴大佬换了一只手撑头,果如小弟所说换了一口京片子:“换了你们能听懂?” 小弟们脸上唰地换上了整齐划一的“求字幕”的表情。 张师傅噗了一声,而后立刻板起脸,用刀背敲敲不听话的顾客撑头的手:“不要乱动。” --- 张师傅发现自那天起,吴大佬及其小弟们来理发的频率提高了两百个巴仙。 吴大佬以前没追过男人——追债除外。在他看来,追求就是要多见面。 张师傅对此的回应是:“我绝对不会剪比三公分更短的板寸了。不要试图侮辱我的审美。和国语。” 吴大佬觉得这男人太油盐不进了,比四季豆还难搞。他把那个上次说错话的小弟叫来:“你说说看,追男人应该怎么追?” 小弟抓耳挠腮冥思苦想而不得,可怜兮兮地扳着手指瞎编:“第一,要春风化雨,润物无声;第二,第二……” --- 按吴大佬的理解,跟张师傅有关的事情反着这个小弟说的来就行了。 不能潜移默化,那就单刀直入。 吴大佬带了花瓶(不是蓝色的)一个人去拜访张师傅。 理发厅常年有慕名而来的女仔阿婆悄悄送来的白玫瑰,多年下来张师傅也就随她们去了。吴大佬收拾了几朵插好,非常严肃地端着瓶子说:“张师傅,我中意雷。” 张师傅呆了一下:“咩话?门口那缸金鱼太吵了我没听清。” “……我喜欢你,做我男朋友吧?” 张师傅看了看自己给大佬做的发型,越看越顺眼。 --- 吴大佬最近心情很舒畅。小混混们丢了大人之后就没再来过本区。这天张师傅跑来请了他一杯冻柠乐(虽然还是记在大佬的账上):“我们进了蓝色的染发剂,等会儿要来试试吗?” 吴大佬很诧异:“你不要审美了啊?” “我现在的审美是你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