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布:2017-08-10 原作:魔兽世界 作者:Kirishtu, <a href="https://www.fanfiction.net/s/9613448/" class="linklive" rel="external" target="_blank">Trust</a> 译者:fiammanda 人物:安度因·乌瑞恩×拉希奥 [黑白王子] 分级:E 简介:拉希奥的任务令安度因开始怀疑自己对他的感情——他第一次不确定自己是否可以信任这条最后的黑龙。 字数:6.7 K 阅览:<span id="busuanzi_value_page_pv"></span> ## 信赖 “给我雷神之核?”冒险者走远后安度因问道,“你要做什么?用吸管吸出泰坦之力吗?” 拉希奥歪了歪头:“嗯,用吸管感觉确实更加文明,是不是?” “请别告诉我你准备把它吃掉。” 拉希奥深深看了他一眼:“好的。我不吃。” “圣光在上。”安度因吸了一口气,闭上眼睛不去看黑王子的脸,“那是不对的。” “不然我要怎么学习呢?”拉希奥支起下巴,望着他道。 他睁开眼睛看向拉希奥。“请告诉我你没有在进行危险的计划。” “我可以说,我的计划不会让你在意的人遇到危险。”拉希奥平静地说。安度因只是看着他,后者微笑起来:“我能向你保证。” 安度因皱起眉头。他在游戏桌上俯下身,拉近了与拉希奥之间的距离:“我不明白为什么你非要这么做。” “你不爱冒险和未知吗?” “我喜欢有益的冒险,而你的行为很愚蠢。你是在和泰坦之力打交道,拉希奥。” “而它天然属于我。”拉希奥停顿片刻,“技术上而言。” “胡说。泰坦赐予你父亲力量,并不代表你可以继承同样的待遇。”安度因说。 “嘿。”拉希奥眨了眨眼睛,“戈德林赐予你父亲祝福,并不代表你可以继承同样的待遇。” “你想说明什么?” “说明我们都在为自己的破事儿努力,而我会把握这次机会得到更多力量?” 安度因盯着他,笑容几近消失:“你明白如果你被力量冲昏头脑,我会杀了你的。” 拉希奥佯怒:“真的吗?爱好和平的安杜因·乌瑞恩威胁要杀了我?”他向阳台外探了探头,又望向酒馆门外。“不会吧,天还没塌呢。” “傻×(ass)。” 拉希奥转过身来打量安度因,露齿而笑:“哇哦,好的。之前可没听你抱怨过那里。” 安度因脸红了:“我没在看那儿。” 拉希奥拍了拍自己的腰,笑得像偷了腥的猫。“你随时可以看。” “混蛋。”安度因低声道,仍是满面通红,“说这个干什么。” “让你难为情到脸红。” 安度因张开嘴正想回答,却听到楼梯上的脚步声。他瞥了一眼。冒险者正在往上走,边走边往这儿看。 拉希奥大大地咧嘴一笑:“啊!我的冒险者回来了!希望你带来了好消息?” 安度因心神不宁地看着那个冒险者给了拉希奥一个黑色硬块。那玩意儿仍在缓缓地跳动,发现这一点后他煞白了脸。他注视着拉希奥托起那颗跳动的东西,仿佛托着一颗珍贵的宝石,感觉胃酸几乎泛上了喉咙口。等意识到那到底是什么的时候,他觉得更加恶心了。拉希奥接下来的话证实了他的担忧。 “终于!”拉希奥宣布,”雷神之核!” 安度因几乎站了起来:“你要做什么?请别告诉我你准备吃掉——” 在他能够说完之前,那颗仍在跳动的黑色的心已经进了拉希奥的嘴。黑龙嚼了两下,把它一口吞了。安度因盯着他,生怕他就这么翻下楼去。 拉希奥紧紧抓住栏杆,注视酒馆的底楼。他什么也没有看到。他什么都感觉到了。巨大的力量——泰坦的力量——突然充满了他的身体。疼痛从胃部蔓延到精神,他紧紧闭着双眼。有那么一刻他觉得自己听到了安度因喊他的名字,但那应该是一个幻觉,因为眼下他所能看到和听到的必然不属于现在。不,这是过去,是一万年前。他听到了别的什么,另一个声音,深沉而令人恐惧,无疑是雷神本人。力量完完全全将他撑满,然后一瞬之间,一切都消失了。 拉希奥感到双脚触到了地板。他又是他自己了。他第一个看到的是安度因的脸。人类的眼睛睁得很大,满是担心、恐惧——以及令拉希奥无比沮丧的不信任。安度因紧握双拳,撑在膝上,咽了咽口水,然后深深吸了一口气。在他开口之前,拉希奥爆发出一声大笑:“我已经忘了!和他们一样,我忘记了一切!真是讽刺。” 安度因眯起了眼睛:“你在计划什么?我……我没法相信你。” 他的迟疑令拉希奥懒洋洋地笑了起来。“你应该信的。”他转过身,微笑地看向那个冒险者:“好啦,还有很多工作要做。跟我见见四位至尊天神,得到他们的祝福。我猜他们一定会以某种方式考验我们,但我相信这是值得的!现在就去。我在那四个寺庙等你。” 冒险者看了安度因一眼,而他回以轻轻点头。她鞠躬致意,然后离开了,留下两位王子。安度因看着拉希奥:“你在计划什么?” “一些应该能够帮助艾泽拉斯的事,如果一切顺利的话。”拉希奥走到他身边,微笑着拍了拍自己的脸,“亲我一下,祝我好运?” 安度因皱眉:“等你回来再说。” “保证吗?”拉希奥咧嘴笑道。 安度因的蓝眼睛映着拉希奥的身形,心中满是之前感受过的那种不信任。最后他移开了目光:“保证。” 拉希奥伸手捧起他的脸,强迫他看着自己。他轻轻吻了安度因的额头,然后是嘴唇,微笑地看着安度因脸红了。“相信我。我所做的一切,最终都是为了保护艾泽拉斯。我永远不会伤害你在意的人,更不会做任何会把我从你身边带走的事。” 安度因攥着他的领子:“如果你说谎,圣光在上,我一定会让你付出代价。” 他们凝视彼此,少年与幼龙,最后安度因放开了他。拉希奥微笑着整理衣衫:“我会在天黑之前回来。”他转身化作龙形,在护卫能够跟上之前飞走了。安度因叹了口气,坐回椅子上,唯有等待。 他并没有等很久。 安度因从书中抬起头。拉希奥跌跌撞撞地走了进来,面上忿然。他的衣服全是窟窿和烧焦的痕迹,裤子上溅了些血迹,左眼还有一块淤青。安度因目瞪口呆:“我的天,你遇到了什么?” 拉希奥嘶嘶呼痛朝他走来:“一个见鬼的术士。抱抱我。” “不。你浑身是血,而且需要医治。” 拉希奥停下脚步环顾四周,确定没有别人之后开始剥下自己的衣服,很快赤裸裸地站在脸红的安度因面前。“喏。治疗我。” 安度因叹了口气,向拉希奥伸出手,圣光汇聚到他的指尖。他触碰拉希奥的皮肤,引导圣光的力量渗入那些最为严重的烧伤和割伤,让它们尽快愈合。拉希奥紧紧贴着他,怒视地板。“那个坏蛋术士做什么啦?” “别像哄小孩儿一样说话。” “别像烦人小鬼一样说话。” “嘿。我才两岁。” 安度因停下手。凝视拉希奥。等着。拉希奥眨了眨眼睛,用气声喃喃咒骂起来。安度因笑了:“好的好的,龙的年龄之类的。” “玉珑让我蒙住自己的眼睛,免得我杀掉挑战者。顺便一提,挑战者就是那个把雷神之核带给我的女人。” “然后?” “然后我们打了。这是为了教导我不依赖于双目所见的智慧,或者类似的东西。”拉希奥缩成一团钻进他怀里,眯起眼睛回忆道,“于是我这么做了。然后那个该死的术士召唤了她的宠物,某种愚蠢的魅魔——” “魅魔?”安度因拂过一道剑伤。好吧,这解释了为什么拉希奥身上有这么多割伤。“那么烧伤呢?” “是的,一只该死的魅魔。她还对我放火!我的后脑勺不停被混乱箭、烧尽和献祭击中,她、她还把地狱火丢在我头上!”他哭喊着转过身来看安度因。在安度因眼里他现在几乎是个小可怜虫。“爱我。” 安度因叹了口气,手指抚过最后几道伤口,然后梳理他的黑发。“你真的觉得天神会按你的要求做,是吗?他们不蠢,拉希奥。” “我知道。本来就知道。但我不想杀死我的冒险者!但——” “但你大概叫她站着别动,因为你准备杀了她。”安度因冷漠地说,“是不是。” 拉希奥忽然发现安度因的上衣十分有趣。安度因叹了口气:“你真是不可救药。” “我有说过魅魔向我发射了一道彩虹吗?还击晕了我?他妈的彩虹!什么鬼彩虹能把人打晕!?”拉希奥的语气绝望又不安。 安度因忍不住了。他没法再憋下去了。一开始是喉咙口发痒,然后蔓延到胸部,然后是肚子,于是他大笑出声,越来越响,近乎歇斯底里。拉希奥坐起身怒视他,简直像个生气的孩子。也许他很生气,但安度因的笑声是这么愉快轻盈,拉希奥从没听过他笑成这样。所以他只是瞪着对方,直到安度因冷静下来。”对不起。”安度因几乎有些懊悔地说。 “嗯哼。”拉希奥冷淡地回答。 安度因微笑:“真的很抱歉。” “嗯哼。”拉希奥从安度因怀里站起来,伸展了一下。确定所有伤口都愈合后,他伸手去拿自己的衣服。 安度因抓住了他的手腕。”你要去哪儿?” “是这样的。既然你不愿意哄我开心,我要找别人去了。”拉希奥答道,已经穿好了短裤。 安度因放开他的手腕。他靠在椅背上,平静地看了拉希奥一眼,然后耸耸肩,伸手去拿书。“如果你是这么想的,我不会拦着你。” 这下拉希奥看起来真的生气了。“你真的不相信我,是不是?” “我相信自从我们相识以来,我已经把这个意思表达了一千遍。”安度因移开目光。等着瞧吧,看谁先受不了。安度因不准备输。他看得出拉希奥也不想。他们势均力敌,因为尽管各有想法,他们却都绝对不愿失去对方。于是他们注视彼此,等着谁先开口。 安度因轻声抱怨着叹了口气。他把书放到一边,看着拉希奥:“行。好吧。你赢了。到这儿来。” “你的语气不真诚。”拉希奥平静地说。他和安度因都在审视对方的面容,然后拉希奥耸了耸肩:“我大概会接受你的投降并——” “接受我的投降?”安度因反问,“你怎么能这么不可一世?” 拉希奥眨了眨眼睛,然后露出了牙齿:“听着,人类,我正在尽我所能保护你、这个世界、以及所有生活在其中的人!如果我不得不和普通人不该接触的东西打交道,我会去做的。我不记得有寻求过你的意见或帮助。反正你也没有什么能干的,因为你拖着断腿一无是处。你从一开始就一无是处,因为你甚至不能阻止加尔鲁什的计划、也不能阻止他差点杀了你!” 他立刻后悔了。安度因只是盯着他,睁大双眼,面无表情。拉希奥咬着自己的舌头,感觉自己的怒火随着这场爆发熄灭了。安度因的神色缓缓变化,先是震惊,接着难过,最后变回了面无表情。他拿过拐杖,慢慢站了起来。“请原谅我的一无是处。很抱歉质疑了你能够解决艾泽拉斯麻烦的无穷智慧。我不会打扰你的计划了,王子殿下。或者我应该称呼你大地守护者?” 安度因离门还有一半距离的时候,拉希奥拦住了他。他用手臂环着安度因的胸口,紧紧搂住他。安度因能感觉到拉希奥的额头靠着他的右肩。满屋寂静。几分钟后,拉希奥抬起头,把下巴搁在安度因肩上:“大地的守护者曾是我的父亲。我不想变成他那样。绝不。对不起,安度因。我不该说那种话。” 安度因闭上眼睛,和自己斗争片刻,然后叹了口气,靠进拉希奥怀里:“我也很抱歉。我一无是处。我甚至什么都帮不了你。你一个人努力,什么也不告诉我。你这么做,我很害怕。我怕你会变,我会失去你。” 拉希奥换了个位置,把安度因转过来面对自己。他捧起人类的脸,轻轻吻了他。“我不告诉你是因为,老实说,我不知道事情会变成怎样。我不喜欢分享自己的计划。我从来没有分享过。我之前所做的一切都是暗中进行的,免得遭到彻底破坏。但我说过,我保证我做的任何事都不会让你在意的人遇到危险。包括我自己。你不会失去我。”他又吻了一下。“你没有一无是处。完全不是。遇见你,爱上你,是我遇到的最好的事。因为你,我想成为更好的自己,努力学着关心别人。你让我相信,即使我这样的黑龙,也能在这个世界上找到安宁和幸福。尤其在我的家人——我的姐姐和父亲——对你造成了所有这些不幸之后。” 安度因看着他,为这肺腑之言面露惊异。“你这么说不是为了哄我高兴吧?” 拉希奥用掌心贴着他的脸颊,让他看着自己。他微笑着凑近安度因,低声说:“我这么爱你,才不会说只能哄人开心的废话。” 安度因轻轻地笑了。“不,你刚刚还说过伤人的话。”在拉希奥能够回答之前,安度因吻了他。 拉希奥深深地回吻。他们的身体很快纠缠在一起,分享彼此的热意。过了一会儿,他们终于喘息着分开。拉希奥侧过头看他:“我真的被彩虹打中了。” “圣光在上,真是个小可怜。”安度因轻声笑了,“但我保证,绝对不把你被彩虹打晕这件事说出去。” “很好。那么现在。”拉希奥把他们弄回安度因之前坐着的长榻边,轻轻推着对方坐下,然后慢慢跪到金发王子的双腿之间。“现在,该让你开心一下了。” “什么?”安度因看着他在自己腿间找到一个舒服的姿势。 拉希奥把手放在他的大腿内侧,哄着他缓缓将腿张得更开一些:“是这样的,我要让你开心一会儿,好让你不再觉得有必要取笑我。” “我什么时候取笑过你?”拉希奥的手滑了上来,拇指恰好停在裤裆处,令他轻嘶了一声。 “之前。别想了。我会让你无暇思考。”拉希奥微笑着开始用拇指画圈,令人类轻颤起来。他的动作迅速有了成效,证据便是安度因的急促的呼吸和腿间的隆起。拉希奥终于体贴地为他解开了裤子的束缚,探手进去握住了他的下体。 “拉希奥,”安度因低语,“为什么要这么对我?” “因为我喜欢。以及我爱你。”拉希奥爬起来亲他的嘴唇,一边站直一边加深这个吻,最后把安度因推倒在长榻上。安度因仰面躺着,而他爬上长榻,在人类的两腿之间安顿好自己,用闲着的手彻底扯掉他的裤子。安度因不知怎地仍有余裕脱掉外衣,又把衬衫胡乱丢到地上,然后伸手去解拉希奥的裤子。 “如果我叫你停下来呢?”拉希奥低语,缓缓套弄安度因正在变硬的部分。 “停下什么?”安度因轻声问他。他终于弄开了黑王子的裤子。 “像那样抚摸我。如果我叫你停下来呢?” “那你希望我做什么?” 拉希奥思索片刻。“我也不是很确定。除了安静地躺着,等我让你以我喜欢的方式蜷曲脚趾。” 安度因歪了歪头,露出仔细考虑的神情。“可我不准备安静地躺着。但要是我能再康复一些,我会给你弄点儿好东西。” 拉希奥扬起眉毛:“那是什么?” “别问了,这是惊喜。”安度因微笑着说。他把黑龙拉下来吻他:“而且我可以向你保证,跟彩虹没有什么关系。” “谢天谢地。”拉希奥几乎上气不接下气地回吻他。他加快了手上的速度,让安度因扭动得更加厉害。安度因回报了这份好意,在这不太方便的体位中仍然设法握住了他的下体。 不知怎么,他们都失去了语言的能力,但每一个动作都诉说着他们此刻说不出口的话语。他们彼此纠缠,带来欢愉,奋力想要令对方先得到满足。许久之中,他们唯一发出的声音是轻柔的叹息和安静的呼吸,直到安度因的小声哀叹打破了沉默。拉希奥笑了,他知道这声音意味着暴风城的王子无法再控制自己的身体和意志。他继续手中的动作,不断以嘴唇摩挲安度因左耳后的某个位置。有种奇异而微弱的味道令他几乎化作野兽。安度因也失控了。拉希奥用唇舌戏弄那里的时候,他忽然猛地喘气。拉希奥感到热液打湿了手心。 “我赢了。”拉希奥说,几乎喘不上气。他自己也濒临高潮了。 安度因猛吸了一口气:“又不是赛跑,混蛋。” “反正我赢了。”拉希奥往后坐了一些,举起湿漉漉的手指。他伸出舌头舔过每一段指节,既是为了品尝安度因的味道,又是为了让他面露赧色。 “为什么要这么折磨我?”安度因呻吟着注视他的舌头在唇间隐现。 “因为我高兴。”拉希奥回答,最后一次舔过手指,然后把手凑近安度因唇边,“那么,如果你愿意的话。” 安度因盯着他看了一会儿,然后张嘴开始舔舐他的手指。片刻之后,他拉过拉希奥的手腕,把手指送入更深的地方。每一段指节都得到了殷勤的照料。拉希奥几乎要仅仅因为手上的感觉爆炸了。他轻轻一拉,安度因便放开了。“我可不准备一个人从头干到尾。”他说。 拉希奥研究了一会儿自己的手指,然后笑了。“当然,我也觉得那不公平。”湿润的手指沿着安度因的大腿内侧一路往上,直到他的入口。“准备好了吗?” “为什么要问这种愚蠢问题?”安度因问。他的呼吸随着拉希奥在那敏感之处的每一次触摸而颤抖。 拉希奥耸了耸肩,然后把手指推了进去。“我想是因为喜欢听你给我的愚蠢答案。” “啊——混蛋。”安度因低声道,随着拉希奥的动作拱起身体。 “嗯,好吧,我真的在尽我所能地取悦你。”拉希奥微笑着回答,加快了手上的速度,不时分开手指,为自己开拓对方的身体。他始终注视着安度因的脸,看他脸上出现的所有神情。在拉希奥眼中,他的每一种神情都比之前更加动人。然后他感到安度因绷紧了身体,那是即将登顶的征兆。于是他抽出手指,以吻封缄了他的抗议。倒不是说安度因真的在抗议。 拉希奥换了姿势,小心地避开他的腿,缓缓推入,直到完全埋进他的身体。从那一刻起,他们不再说话,只剩下抚摸和细小的声音,偶尔有急促的喊叫,也很快被堵住了。安度因搂着他的肩膀,把额头抵在肩上,闭上眼睛开始喘息。拉希奥加快了速度,愈深愈重,每一下都叫他失去理智。 他呻吟着攥紧拉希奥。他的身体终于开始违逆他的意志,而拉希奥也逐渐失控,呼吸越发急促。谁先到达极限还有待商榷,但安度因仍然没有跟得上拉希奥的耐力。当然,这些小小的较量确实令他得到了一些锻炼,然而肯定不足以恢复到遇见加尔鲁什之前的状态。拉希奥也没想让他做躺着以外的事。 拉希奥改变了角度,恰好能令他神驰目眩。安度因觉得自己的身体紧张超出了正常的极限,下一刻他低声喊出黑王子的名字。拉希奥低头给了他一个粗暴的吻。这是他此刻唯一能想到的回应,毕竟他的大脑眼下也不怎么能好好思考。安度因高潮了。他感到上方拉希奥的肩膀绷紧,一秒之后黑龙注满了他的内部。 拉希奥颤抖着将自己缓缓抽了出来,翻身和他并排躺在长塌上。他伸手搂住安度因的腰,笑着叹了口气:“从来没有厌倦过。” “希望你别。”安度因笑着回答。他转过头凝视拉希奥,嘴咧得越来越大。 “怎么?”拉希奥有些防备地问,“什么事?我脸上有什么东西吗?” “没有。” “那是怎么了?” “我还是不敢相信你被彩虹打晕了。” 拉希奥呻吟着把脸靠在他的肩上,委屈地抗议对方突然爆发的笑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