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布:2017-08-30 原作:魔兽世界 作者:alternatedoom, <a href="http://archiveofourown.org/works/5279087" class="linklive" rel="external" target="_blank">Dragonform</a> 译者:fiammanda 人物:安度因·乌瑞恩×拉希奥 [黑白王子] 分级:E 简介:安度因·乌瑞恩国王并不想参与其伴侣的终极性幻想。 字数:9.0 K 阅览:<span id="busuanzi_value_page_pv"></span> ## 龙形 安度因奋力摇头。“绝对不行。六个月前我就告诉过你了。我就是那个意思。” 拉希奥撅起了嘴。 拉希奥第一次提起这件事的时候,安度因就拒绝了。因为听起来非常不对头,而且对他来说过于猎奇了。圣光在上,拉希奥真正的阴茎有倒钩。“别露出那种表情。你说的那个叫兽交。我不想做这种事。” 拉希奥锲而不舍地从每一个他能想到的角度论证自己的立场。(他似乎因为安度因没有赞同这个他尤为狂热的想法而感到恼火,因而可以说是在不停撩起自己的泡泡袖。)现在也不例外。“大多数人会认为兽交指的是参与者之一生命形式和情感能力较为低级的性行为。从这一意义上而言,陛下,我*每次*向您求爱都是一种兽交。” 安度因忿然剐了他一眼,然后继续穿自己的裤子。 拉希奥改变了战术。“好了严肃点。缺乏高级大脑功能和无法表达个人意愿是兽交的充要条件。我可以表达同意,你可以表达同意,所以无论外在如何,我们之间的亲密行为不属于兽交。” 安度因仍然没有搭理他。拉希奥是无法用一簧两舌和妄言谄语说服他的。或许是意识到了这一点,拉希奥的语气开始如怨如骗。他再次改变了策略。说真的,在安度因已经看穿他的目的之后,这就不太有效了。“不过谁会在乎这是不是兽交呢?重点在于,时不再来。再过一年就太大了。我一直在长个儿,在我们的余生里都不会有第二次机会了。” 安度因扫了一眼他毫不起眼的下身。完全是人类的样子,在浅色衣物下显得极为平常。拉希奥衣服下面的人类阴茎棒极了。笔直,均匀,恰到好处的粗细,恰到好处的长短,完美的包皮,简直令人难以抗拒地含进嘴里,含进屁股。他也喜欢看拉希奥自慰。拉希奥大多数时间都处于人类形态,并且他的阴茎无与伦比。安度因不明白他为什么这么执着于带刺的版本。 他叹了口气。“让我再看一下。”他上次见到龙形器官,是拉希奥头回也就是上回提到这件事。当时他坚定地拒绝了。 那时他已经觉得太大了,当然倒刺也是个问题,但是他不想干的主要原因还是被一条龙用龙的身体操实在太他妈奇怪了。 拉希奥变了身,翻滚成侧躺姿势,兴高采烈地展示自己。龙的性器官只在勃起的时候才体外可见,但这似乎不成问题。他的阴茎正滴着体液逐渐变大。安度因看着他在自己面前越来越硬。“你……你是光想着把那玩意儿放在我里面就硬了吗?” “正是如此。”拉希奥自豪地说。 安度因满心疑虑地审视他的龙形器官。巨大湿润,光滑的黑色柱体上长着可怕的倒钩,看起来就像间隔大约半英寸的小毛刺,从上到下布满整个器官。“太大了。”安度因最后说,“而且还是他妈的长了倒刺。我的回答还是不行。” 拉希奥转过他覆着鳞片的头,抬起来看着安度因:“不算太大。反正还会更大的。确实应该没有多少余地,但是会又紧又爽。” “紧,没错。这一点没有疑议,它比你的前臂还粗。爽,对你来说大概是吧。”安度因反驳,“那么倒刺呢?” “我找到了一个咒语让它们光滑一点,只会感觉有些凸起,所以就像我说的那样,爽。而且我会很温柔的。我会帮你做好完善的准备。”拉希奥明显兴奋了片刻,浑身扭动了一下,然后伸展脖子和长长的黑色前肢,“但是要是真伤到了一点儿,你可以治好自己,而不至于做一些尴尬的事,比如找到一个牧师,告诉他你和一条龙——” “拉希奥!我说了不行。我不想这么做。” “但你看嘛!”拉希奥下流地把那玩意儿朝他晃了晃。 “是,我已经看到你巨大的龙屌了!再看一会儿也没法说服我骑上去的。” 尽管拒绝得斩钉截铁,安度因发现自己还是多看了一眼。不得不承认拉希奥真正的阴茎还是有点性感的——在某种极其变态、极其疯狂的意义上。要是它稍微没这么可怕,安度因可能会更愿意一点儿。 拉希奥不晃了,暴躁地喷出一小团火。他翻身坐下,尾巴拍打了几次地面,居高临下地盯着安度因:“这是我的幻想。如果你不愿意,我就去找别人。” “你认真的吗?”安度因不可置信地盯着拉希奥黑色的大脑袋,胃里泛起一阵恶心。拉希奥在战斗中向来无所不用其极,但他从来没有因为想要进行奇怪的性行为而向安度因发出这样的最后通牒。“如果你把你的屌塞到别人屁股里,不管用你的哪个身体,我们之间就结束了。” 拉希奥愤然叹了口气:“安度因,单配偶制是不自然的。” “单配偶制对我来说非常自然。”安度因据理力争。出于某些原因,他们总是在同一个问题上反复争执。“这是特别正常的人类家庭安排。我不希望我们之中有谁和别人睡。如果你那么做了,那就那样。我不行。” 拉希奥忽然变回人形,伸出胳膊揽住他的腰。“你知道我不想那样。但我真的想试试这个,而且时不再来。再过一年就太晚了。真的太大了。我再也没有机会用真正的身体操人类了。” “但你还有那么些机会操牛头人。”安度因讽刺地指出,心里还在难受。他转过身背对拉希奥,继续穿他的衣服。 拉希奥叹了口气。“安度因,我不想操牛头人。我想操*你*。” 安度因对着他恳求的眼神回叹了口气。 他知道拉希奥对他极度忠诚,而且也挺爱他的。如果拉希奥为了这个愚蠢的幻想甚至愿意引出分手这个可怕的话题,那他肯定相当在意。 他觉得自己也算能够有点儿理解。有点儿。也许拉希奥想要确认自己爱的人能够接受或是喜欢他真正的身体。这再自然不过了。也许他用真正的身体高潮的感觉不太一样。 或者也许他只是爱好过于猎奇。当然,比起让拉希奥把自己绑在床上、无情挑逗了一个钟头却不让他高潮,和他真正的身体亲密不止猎奇了一点点。但鉴于是安度因坚持单配偶制,他感到自己有义务在床笫之事上灵活一些。 安度因一边考虑一边把饰带拉过头顶,斜置于短披风上。他讨厌让步。他和拉希奥在争执时都好胜得不可思议,而让步感觉就像认输。但他是成年人了,他完全不必对改变想法感到抗拒。圣光在上,他们的关系之中至少得有一个成熟的参与者吧。于是安度因又叹了一口气,勉强开口:“好吧。我们可以*试试*。” 拉希奥顿时两眼放光,双手合十,还上下蹦跶了一次。安度因上一次见到他这么喜形于色、欢欣如狂的时候,他们脚趟鲜血之河,头顶烈焰与魔法撕裂之空,肩并肩击退了燃烧军团。他兴奋的样子令安度因骤然感到自己作出的承诺十分可怕。 “太好了!谢谢你,谢谢你我亲爱的王。我知道你一定会为了我答应的。脱衣服吧。” “什么,现在吗?”安度因刚刚穿戴整齐。 “是的,现在!” “拉希奥。我因为刚才和你争论这件事已经和马迪亚斯会面迟到了,接下来我要安抚贵族,午餐后的安排是听四小时请愿,晚餐之前还有一个战争会议。” 拉希奥揽住他的后颈,掌心温暖舒适。“所以呢?你是国王,重新安排就行了。” “不,这是对别人时间的不尊重。” “庶民并不真的需要暴风城国王的亲自关注。这是另一个我们得解决的问题。如果你做不到少工作、多委派,我会认真思考绑架你这件事。” “是吗。”安度因敢说他不是在开玩笑。他回到镜前,调整佩带。“唔。你要把我一直捆着吗?” “当然,不然怎么阻止你逃走?” 安度因飞快地梳了梳自己的头发。“上一条绑架我的巨龙结局可不太好。” “她其他种族的同行也一样。但我打算比所有这些前辈做得更好。” 拉希奥眼里的光彩令安度因忍不住从镜中朝他微笑,而黑龙回以一个微笑。 “取消那些计划。”他说着向安度因伸出手。安度因向后躲开了。 “不,我不能那样。我们今晚做,好不好?给你留点期待。留点时间处理一下你那些倒钩。” 拉希奥又动了,这次疾如闪电,在安度因躲开以前抓住了他。黑龙抱着他不让动,一边探究他脸上的表情:“你最好别改变主意。” “我不会改变主意的,好吗?”安度因凑过去亲他,“但是我只是说我们可以试试,不保证能成。以及你最好找点好东西,替我为那个大家伙准备好。和缓但是……”他又低头扫了一眼,吸了一口气,“……彻底的准备。有倒钩,而且现在你比兽人还大。甚至比牛头人大。” “你怎么知道的?”拉希奥怀疑地看着他。 “我看书。或者以前有时间的时候经常看。我的意思是,那玩意儿对我来说真的太大了。你很可能伤到我。”他的语气里有一丝责备,“但我们可以试试。” “我不会伤到你的。”拉希奥轻声道。 “我得走了。一会儿见,龙息。”安度因稍稍抬起脸,示意他们再亲一次。 拉希奥吻了他。他们嘴唇分开时,黑龙说:“一会儿见,小小人类。我迫不及待地要把我巨大的龙屌塞进你的小屁股里了。开会的时候别忘了这件事。”他口中的“开会”听起来就像小鬼头在公园里的聚会,大概是孩子们都在笑着跑来跑去和摔倒的那种。 他走到窗边,打开玻璃,爬上窗台,随性跃了出去,在半空中变作龙形飞走了。 尽管就要迟到了,安度因还是走到窗前目送。每次拉希奥这么做,他总会担心一下。万一发生了什么事,他由于某种原因没有成功变形,结果掉下去了呢?就算对龙来说,这儿离地面也远得吓人。安度因忽然前所未有地敏锐感受到生命无常。当然,他要是提起这个,拉希奥肯定会坚持自己不会有事的。 安度因叹了口气,转身开始自己一天的安排。 --- 晚上回到房间时,安度因发现他们卧室的四个火盆都熄灭了。借着从走廊照进来的光,他可以看到黑暗中拉希奥的身形,穿着衣服坐在扶手椅上。 拉希奥喜欢游戏。 “宽衣,人类。”他命令道。 安度因咯咯笑了起来,笑得完全不像个国王。他关上门,倚了片刻才上了栓,然后开始在纯粹的黑暗中脱衣服。“你非得让我感觉尴尬,对不对?为什么你这么混蛋?” 拉希奥有那么一秒没有回答。然后他说:“真正的问题是,如果我是这样一个混蛋,你为什么爱我?” “这是我的诅咒。”安度因说。他走过拉希奥的椅子时咧开了嘴,把衬衫往他猜测中拉希奥脸的位置扔了过去。与此同时,黑龙用大概是皮带的东西准确地击中了他的臀部。“啊!很痛的,你这小逼崽子。” “别侮辱我的母亲。”拉希奥说。安度因的眼睛渐渐适应了黑暗,他隐约看到拉希奥把衬衫从头上扯了下来,丢到地上。 他朝最近的火盆喷了一口足有五英尺长的火,烈焰煌煌,亮得让习惯了黑暗的安度因无法直视。拉希奥的眼睛也在闪闪发光。“在我把你的裤子撕了之前脱掉,然后弯腰,为我掰开你的屁股。” 安度因停下了已经在腰带上的手:“什——嘿!你最好做一些更好的——” “嘘,安度因。” “——准备而不是什么‘弯下腰抓住你的脚踝’不然我们就不做了。” “安度因!这就是,我做了。这是一个用来保护你的咒语。” 安度因审慎地看着他,并不打算就此解开绑腿:“保护我什么?” 拉希奥露出了他最无辜的表情:“我真正的体液会让你内部烧伤,以及我怀疑那种量和力度可能会冲破你的结肠。” 安度因目不转睛地盯着他,满脸惊恐。 拉希奥弯腰从坐着的椅子下拉出一个木盒。“所以我找到了一个咒语,可以暂时加上一个屏障,保护你的里面。这样我就能射进来,而你不会受伤。” “这是一条相当可怕的信息。”安度因说,语气比他的内心平静,“你之前没有提过。”因为显然他确实没有。安度因想要临阵脱逃,但他知道拉希奥有多想做。并且他不想因为没有实践拉希奥那公认异端的性癖而失去他。他也不想强迫拉希奥放弃他龙搞人的猎奇幻想。如果他们不分手,拉希奥是真的不会再有别的机会了;而如果拉希奥非得有这样扭曲的色情渴望,安度因觉得自己会希望做那个满足他的人类。 即使是明显非常危险的渴望。 所以他只能叹了口气脱了裤子,弯腰趴到床上,掰开屁股露出入口。“感觉很丢人。”拉希奥似乎总是乐于让他接受不自然的姿势和行为。 “唔,我喜欢丢人的统治阶级。感觉很对头。”拉希奥的黑色舌头直接坚定地滑了进来。他用指尖稍稍拉开入口,然后收回舌头,用龙语说了几个词,又往里轻轻吹了一口气。安度因感到他的气息在体内温暖绵长。 “最好别用复数。”安度因说,声音陷在床垫里有些模糊,“统治者。一个统治者”。 “当然,亲爱的王。”拉希奥向前倾去,又开始舌头操他的屁股。 安度因小声喘着气,把头侧向一边。“话说回来,你的喜好什么时候这么猎奇的?” “你或许已经注意到,我是一条龙,安度因。”拉希奥拖长了音调,并没有撤回自己的舌头。他说话的时候,舌头随之湿润地滑过入口的敏感之处。安度因抬起下身,伸过一只手握住自己的阴茎缓缓动作,然后加快了一些。“不许射。”拉希奥警告说,然后又回去舔了几分钟他的入口。 待他停下时,他侧过身翻开了之前拿出来的木箱盖子,从里面抽出一根和自己人形尺寸一致的金属阳具。 “也不是很大。”安度因向后瞥了一眼。拉希奥用一只手爪轻轻打了一下他的后脑。 “我是说和你真身巨大的那根比不算很大!”当然说晚了。安度因叹了口气。尽管他拥有精湛的外交技巧,却不知何故点了在床上说错话的可怕天赋。这不是他第一次犯傻了。 “安静,小国王。安静等待吧。”拉希奥的语气如同威胁。他双手握住那根阳具,令它温热湿润,然后试探着用了点力,没做其他准备便把它推了进去。安度因已经很习惯他的人类尺寸了,不需要额外的扩张。那根金属在他体内光滑微凉。 拉希奥很快抽出第一根阳具,拿出第二根大不了多少的,在掌心间搓了一会儿,然后推进他的体内。他用那根金属阴茎抽插了几次,一边用一只手不断抚摸安度因的后背。不久他又把这根扔到一边,掉在地上发出铛的一声,拿出稍稍粗长一些的第三根。 第四根假阳具让安度因有了被扩张的感觉,虽然他回头看时觉得和第三根也区别不大。“这些是新的?”他嘶哑着低语。 “是。” “你做的吗?” “是。” “还有几个?” 拉希奥沉默了片刻,好像在考虑要不要说实话。“五个。”最后他轻声道。 安度因不禁小声呻吟了一下。接下来的几根拉希奥放慢了速度,让他有时间一个个适应。他深深呼吸缓解最初的疼痛,然后拉希奥开始对准他的腺体缓缓顶弄,令他反射性地喘着气摆动腰部。 “停,我要射了。”过了一会儿他忽然开口。于是拉希奥又只是握着那些假阳具,偶尔慢慢用它们操他。 最后,拉希奥终于从他屁股里抽出最大的那根,丢到一旁。听到那玩意儿撞在地上的声音时,安度因发出一声渴望的呻吟,翘起了臀部。他的身体不喜欢空虚的感觉,尽管他的大脑并不对接下来将要发生的事抱有多少期待。 “我们来吧。”拉希奥说着跨开一步,化作龙形,一只线条优雅的玄青巨物。他或许还没有完全长开,但已经比马要大了。安度因转过头看他。 “你最好别把体重压在我身上。”安度因忧心忡忡地说,“我想象不出比光着屁股让龙操的时候被压死更丢脸的死法了。我短暂的政期将变成一则好笑的轶闻,以及一个关于不要让智慧生物说服你进行兽交的警示故事。” 拉希奥用他巨大的吻部蹭着他的侧脸,无意中顶歪了他的头。他的呼吸灼热,但除了安度因给他起的愚蠢昵称之外也没什么不好。灼热,烟熏味,非常拉希奥。 “那些文件会嘲讽地把这件事提上很多年……”圣光啊,他紧张死了。 “我绝对不会让你的身体在那种情况下被人发现,你知道的。”拉希奥逗他,“你的耻辱会被我带进坟墓。要么我让人发现遗体,但我会编一个关于巨石暗杀者的悲情故事。没有人会知道真相的。”安度因怀疑他能嗅出自己的不安,因为他一直在用鼻子安慰一般戳自己的脸。黑龙的下一句话严肃起来:“我对你不是一直很小心吗?” 安度因点点头,深吸了一口气。 “你想躺着还是趴着?”拉希奥问。 “这次是为了让你高兴。”安度因努力让自己听起来没有偏向,“你喜欢哪种?” 拉希奥帝王一般晃了晃脑袋,决定道:“趴着对我来说好像比较自然。” 于是安度因呆在原处,脚踩着地面,把腿更分开了些。他无比清晰地意识到拉希奥比他大得多的流线型身躯悬在自己上方,强壮的前肢踩在自己头部两侧,深深陷进床垫里。 拉希奥对准了位置开始开始推入。他做的准备非常可靠,安度因在他进入第一寸时只是呻吟了起来。 “那些凸起怎么样?感觉很好对不对?” 安度因哼了一声,接受了他的入侵。“可能有点像猫的阴茎,”他勉强开口,“在倒钩——出现——嗯——之前。在……哦……在它们高、高潮的时候。” “知道吗,作为一个国王而言,你对阴茎了解得太多了。”拉希奥闲聊似地说,又深入了一些,“尤其作为一个这么传统的国王。尤其作为一个还是牧师的国王。” 安度因甚至没法张口让他闭嘴。他发不出声音。拉希奥的粗细极为可观。他用手指划拉着被褥,努力让自己放松下来。 拉希奥再次暂停下来让他调整。安度因终于又能好好呼吸了,他往肺里拼命吸入空气。疼痛渐渐消退,他感到黑龙几乎是金属质感的鳞片擦过他的大腿和臀部,温暖光滑。“拉希奥,如果我们继续,你再也不能说我传统了。说真的这太他妈荒唐了,这是你想过要做的最有病的事,而我现在在这儿陪你。” 拉希奥又进去了一点。“我花了很多时间说服你。”他轻快地说,“但是,是的,你确实同意了。为了表达敬意,我会改叫你‘性癖之王(King Kink)’。” “在*公开*场合。”拉希奥补充道。安度因能听出他的声音里的笑意。黑龙的下一个动作让他绷紧身子喊了出来。很疼。 “进去了。”拉希奥语带欣赏地喃喃着,“哦,安度因,全部进去了。”他稍稍摆动身体,让安度因彻底感受了一下他的整个尺寸。这可能不是个好主意。他又叫出了声。 拉希奥的爪子弄坏了床单和床垫,安度因能听到撕裂的声音,显然他们俩事前都没想到这一点。黑龙几乎在喋喋不休:“我想狠狠干你安度因。我要狠狠干你,干坏这张床,干得在地上凿出爪痕。我会把你钉得比你梦里还深。没有人比我现在更想干你。小国王啊,你不知道我要花多少力气才能忍住不把你捅穿。”他漫无边际地废话,就像不需要呼吸一样,然后又开始下指令。“转过来。我改变主意了,我想看你的脸。”他低沉地说,一边站直了一些,给安度因留出转身的空间,“我想要你看着我。别拔出来,我的家伙不像你们人类的小玩意儿那样不经用。就这样转过来。” 安度因为他对人类体征的苛刻表述叹了口气,屈起腿缓缓转过身,然后躺平下来。“传教士体位,啧,伟大的巨龙啊,你的喜好真是令人惊讶地平淡。令人惊讶地……像个人类。”他抬起双腿夹住拉希奥的身体,又伸长了手臂去爱抚他下颌的轮廓。拉希奥比他高得多。他拱着脖子,尽量把头靠近人类国王。 拉希奥开玩笑地咬了他的手。他将整个凹凸不平的长度缓慢地抽了出来,然后同样缓慢地插入。“啊。啊,安度因你对我太好了。感觉真棒。太棒了。你是我想要的一切,安度因。” “我也一样。”安度因回答。他开始抚摸拉希奥的脸颊。 拉希奥又进出了一次,这回快了一些。他撑在安度因上方颤抖。“每次你操我的时候,安度因,你操的是这样的我。” “我知道。”安度因柔声说,“我早就知道了。” “现在太不一样吧?感受我真正的阴茎在你里面?看着我?” “是的。”安度因同意,“不一样。” 拉希奥是对的——这不一样。随着性行为的进行——安度因作为其中一个参与者——这感觉极其奇怪。绝对不是他以为自己会做的事情。有那么一刻,拉希奥的脸如同磨牙吮血的野兽在发出致命咆哮,那景象令他心如擂鼓。安度因理论上当然知道自己在和黑龙军团的末裔上床。他从不否认这一点,或者假装没这回事。尽管如此,在被插入的同时抬头看到一条黑龙的脸仍然令人魂悸魄动。这并不是*像*在和一头美丽而危险的怪兽做爱。这就是。 而与拉希奥以这种方式亲密感觉棒得令他惊讶。安度因清楚地意识到自己被扩张得多么厉害,但现在一点也不疼了。拉希奥的动作既深且长,合着节拍,再加上那凹凸不平的质感,整个感觉好得不可思议。他红色的眼睛比人形时大,此时却以安度因熟悉的方式眯了起来,所有爱意都化作情欲。他对黑龙的真正模样早就烂熟于胸,只是没有想过会在性事中见到。 安度因不知道他在自己脸上看到什么。但拉希奥合上了嘴,深深看了他一眼,这才继续动作。 平时他们这会儿已经开始互相亲吻,于是安度因张开了嘴,舌尖巧妙地舔了舔上唇。片刻之后,拉希奥接受了这个邀请,伸来自己的舌头。他的黑色舌头和平时相差无几,只不过更厚更宽,落在安度因的嘴唇和脸上,几乎让他无法呼吸。但他们仍然舌尖相触,彼此舔弄。拉希奥似乎很高兴,不久开始更快更用力地干他。 高潮的时候,他又一次露齿狂啸。安度因的呼吸停顿了一秒。唯有第一次坐在狮鹫上向着地面全速俯冲的经历能够与此相比。他感觉全身仿佛散架,内脏散落各处。千年以来,许多生物——人类,精灵,兽人,野兽——他们在这世上看到的最后一眼便是张嘴嗥叫的巨龙。事实上,这几乎也成了他的命运。这个想法令他有些忐忑。 就像之前预料的那样,拉希奥的射精也极为有力。安度因能感觉到内部的巨大压力,尽管并不疼痛,也没有灼伤。只不过有点温热,和往常一样。不过随着黑龙布满鳞片的下身贴着他一次又一次收缩,他感到鼓胀感越发明显,有些不适。 他把手放在腹部,试探着摸了摸肚子。拉希奥正低头爱慕地看着他,奇妙的是那表情透过他斜长的口鼻部和为数众多的食肉动物牙齿都清晰可见。 “我感觉真的……很满?”安度因迟疑地开口。拉希奥提了提巨大的黑色肩膀,仿佛是在耸肩。 也不奇怪。他抽出来的时候,看起来足有几升的黑色油状精液从安度因体内涌了出来,沿着大腿洒在床和地板上。在里面的时候,那热度没什么影响,可一旦喷到大腿上,他立刻感觉到烫。他惊叫一声,而拉希奥作了个苦相:“啊,我忘了你总是弄得身上到处都是。” 安度因马上召唤了圣光,把手按在大腿根处,治疗那儿的烧伤。幸好这种油状体液在空气里很快冷却下来,他的小腿没有烫得这么严重。不过他还是吓得用手抚过腿窝和小腿,每个体液流经的地方。 “圣光啊,这太不对头了。”安度因说着,在手指和掌间搓了搓那种黑色液体。 拉希奥用布满鳞片的脑袋轻轻顶了顶他的头,一边说话一般拿宽舌头挠着他的脸颊:“胡说八道,你腿上到处都是我体液的时候看起来很*特别棒*。棒得不可思议。不过你大腿真的很抱歉。” 安度因哼了一声,抓过最外面的被单开始擦拭自己的手和腿。被单很快有一大片变成黑色,泛着湿润的油光。“如果我知道你会射这么多,我会准备几块毛巾而不是手帕。” 拉希奥变回人形,还是一丝不挂。他单膝跪下帮安度因一起弄,一边抬起头朝他微笑。 擦完之后,安度因摸了摸大腿内侧,发现黑龙体液流过的地方皮肤变得柔滑。他回到床边,审视他们造成的破坏。床垫肯定没救了,一半填充物破破烂烂地挂在外面,仿佛被什么破坏者用钉头锤砸过,还有一侧浸满了黑色的精液。被单也染上了色扔在一边。他之前呆着的位置地上还有一小滩洒出来的体液。那一套越来越粗长的阳具散落各处,好像拉希奥用完之后特意把它们扔到四面八方。它们都进过他的屁股,真的得熔掉或者至少洗一洗。 拉希奥把他转了个身,用手捧着他的脸不让他看下去。“完美极了。”他说。 “你得带走那些床垫和被单烧掉。”安度因告诉他,“我不希望哪个佣人看到。无意冒犯。” “我不介意。”拉希奥说,“但在我销毁证据之前,让我们再做一次。” 安度因大笑起来。“好的,下次吧。”他用手压平翻出来的填料,躺到床垫撕坏的地方,头枕在胳膊上,“首先,你欠我的。” 拉希奥扬起眉毛:“哦,是吗?我欠你了?我感觉你还挺喜欢我那么做的。” “闭上嘴骑上来,你这小龙崽。”安度因充满爱意地说。 拉希奥照做了。